why we do that?

在某处写的文字 1 不知疲倦, 不知疲倦上雪山, 渡海岛, 爬山坡, 穿丛林听起来很酷, 很生活, 也很生命 可是, 为什么要走呢“鸟事啊”, 要是这样的回答, 我觉得回答很正确生气的人一般都会这样回答问题, 对他来说这是唯一的答案 因为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走而且你也从来没有想过, 难道不是么当然这很正常, 别人也和你一样没想过 因为别人走, 所以你也走不是因为自己, 而是因为别人当然我得承认, 这是事实的生活 你不停的走, 不停的换个地方走, 或者一个地方重复的走你只是要走, 不知道为什么要走为了走而走, 这当然很好 但你为什么要走为了给自己什么还是为了给别人什么“不为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回答 这样回答别人倒是很酷的, 但不该这样回答自己只是很多人会这样回答自己, 因为他自己满意这样的答案这不是什么悲哀的事情, 我无论如何都会承认这一点 驴, 你觉得你是驴么如果你觉得你是, 那好像不错我不了解驴也不知道驴是怎么定义的 驴就是无谓行走的人和哇啦啦的观光客么如果这样的定义, 我是能接受的因为我不是驴, 就算别人认为我是, 但我不是 “我去过那里”, 是的, 你可以对别人那么说没有人可以反驳你, 你确实去过, 这点你很有信心这正常不过, 没有人会拒绝别人敬仰的目光, 那目光越多越好 这样说来, 我是很无聊的人我当然承认这一点, 事实上确实如此可是, 你为什么要走呢 哦, 别告诉我, 也不用告诉你对象或者什么人也没有必要告诉这里的朋友, 没必要但要告诉你自己, 告诉你自己为什么 […]

Photographer

从来没有想要做一个”那样”的摄影师买照相机的时候也不曾那样想 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因为, 看到别人照出鲜艳的照片 现在,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追求我要做的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 记录我的生命, 我的生活记录我看到的, 那些我所关注的 我所关注的远非一片落叶或者一轮夕阳

Questions

常常被问的问题是: 女人和工作我有些厌倦, 去回答这两个问题 老乡的女人, 两个月没工作, 说情绪很低落她问我准备如何,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该怎么说呢 一个朋友问我吃饭的钱从何而来我只是说, 暂时不担心, 谢谢关心 R说她的谁谁朋友谁谁朋友结婚了我说我可不羡慕, 结婚不是什么大问题 X说她的朋友偷食了, 她认为她不够爱我赞成她的说法, 只是, 性福和爱并不无关系 如果爱不能让你快乐, 那是爱么, 有坚持的必要么这就是道德么, 嗯, 道德可不是为快乐而存在的呢 S说不抛弃不放弃; 很难说, 这是种高贵的品质男人是一支股票, 我相信每只股票都能赚钱, 只是有的要等50年 R说, 如果没有承诺, 那就只好换人我很理解, 虽然我不是当事人, 但我承认很多时候有换人的必要 你所渴望的未来, 需要你自己亲自去选择你对现实生活示弱, 现实从不拒绝玩弄你 女人我不在乎, 工作我无所谓

I am my friend

在房间的时候, 无法跟自己对话因为, 太熟悉了的这空间, 心绪静如死水 喜欢, 一个人走, 在大街上可以, 旁若无人, 自己说话 像是, 信任的朋友, 陪在身边可以, 轻松的表达, 畅所欲言 我有一些朋友, 可以在心里的朋友而我也算其中的一个, 是我的朋友 真诚的面对自己, 剖析自己做一些, 让上帝发笑的事情 在路上, 对自己说话, 可以挖掘出我隐藏的某些见解虽然不是什么哇啦啦的见解, 可平时我也是想不出来 我有意识的让自己说话, 对自己说在一个人的时候, 自言自语

asshole

我无论如何, 都会相信我是个贱货, I am an asshole 也许有人认为我是好人, 或者认为我是坏人但我认为我是贱人, 从骨头里散发出贱的味道 对我来说, 贱没什么不好就算人们都看不惯 可贱, 是一种方式, 一种存在的方式虽然, 可能会让人恶心 但, 令人恶心的何止是贱呢要知道, 不贱也不见得能让人舒心吧 呵呵, 以后见面, 就叫我贱人黄吧

I believe

以前有朋友跟我说, TA相信我可以…我回答ta说, 就算你不相信, 我也会相信, 而且我可以 如果这是很嚣张, 那就是很嚣张 别人相信那是别人的事情, 其实帮不了你什么就比如我相信你不会跌倒, 和你会不会摔跟斗没有任何关系 天不会塌下来肯定不是因为我们相信它塌不下来而是, 天相信他自己不会塌下来, 仅此而已 你可不可以往往也不是别人相不相信而是, 你自己相不相信 自己

The ZTO express road

中通速递[ 618024766035 ]跟踪记录 2008-03-10 22:19  快件离开 东兴 ,已发往 广州2 2008-03-11 21:54  快件到达 广州中心 ,正在分捡中 ,上一站是东兴 2008-03-11 21:56  快件离开 广州中心 ,已发往 东莞中心 2008-03-12 02:22  快件离开 东莞中心 ,已发往 无锡中转部 2008-03-13 05:27  快件离开 无锡中转部 ,已发往 上海 2008-03-13 08:21  快件到达 上海 ,正在分捡中 ,上一站是上海 2008-03-13 19:58  快件到达 上海航空部 ,正在分捡中 ,上一站是南宁 2008-03-14 03:33  快件离开 上海航空部 ,已发往 东营 2008-03-15 00:24  快件到达 淄博中转部 […]

The others

银同学跟我说, 准备往越南发展我说, 这是个好机会, 我倒可以帮忙了解一些信息 一个狗日的朋友说, 思考需要勇气也许是需要吧, 不管如何我得承认我确实有一点点勇气 杨同事倒是什么也没有说, 但他离开了公司离开的原因好像很清楚, 好像而已, 当然那是他的选择 某位朋友要过生日了, 烦恼该不该送个礼物Ta是我的朋友, 虽然我并不一定是ta的朋友, 这倒是好理解 有个人说, 春天到了但我却没有见到有花开, 也许春天和花开没有什么关系 姐姐说可能有个去美国进修的机会我说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出去看看总没有太多坏处

Keep the Attitudes

坚持是一种态度“坚持一种态度”当然也是一种态度 每天在跑步的时候, 我在想跑步应该也是一种态度吧, 而坚持跑步则是另外一种态度 两种态度虽然有不同, 却都是对生活的态度 I don’t need you attitude, I have one of my own

We lost the bus in My Son

想起来了, 那天在My Son确实被抛弃了My Son离Hoi An城约30公里, 是世界文化遗产 我们出来的时候, 是中午十二点过5分当然, 我们迟到了5分钟, 可能是过度流连了吧 走到入口的停车场, 我们顿时傻眼了, 我们的车不见了在几个”not your bus”回答之后我们确信: 是被抛弃了 在越南打车, 30公里的车费我们可吃不消况且根本没有什么出租车, 只有几辆别的团的班车 没办法, 找到一个司机沟通一番“We lost our bus, can you take us to Hoi An?” 他听懂了我的意思, 张开5个手指并说”Five minutes”我理解的意思是, 叫我们等待5分钟, 这当然没有问题 司机见我们站在那里不动, 于是叫我们上车依然开口说”Five minutes”, 这让我很懵懵 他看到了我们的不解, 从钱包里掏出一张5USD我终于明白, 他要说的是”Five dollars”, 而不是什么”Five minutes” 5美元, 杀人啊, 我心里当然是坚决的不同意于是急忙装可怜, 跟他说”I don’t have so much money…” […]

What is my love?

几十年前, 我看到一本书上说在年轻的时候, 我们不懂得爱 我承认, 说得没错我不懂, 我现在知道了这一点 以前我以为我懂, 懂得爱和如何去爱但现在, 我意识到那不过是自以为是 年轻的时候, 免不了的自以为是虽然, 大多人并不会这样觉得, 就算ta老了之后 爱需要选择, 而且有很多选择, 选择对象与方式了解自己, 才能真正合适的选择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 我们了解了自己多少呢都不曾用心去了解, 自己就总是自己的陌生人 不了解自己, 如何可以做出合适的选择呢

I don’t have a dream

梦想, 觉得挺奇怪的字眼呢到底什么样的东西 我看到有人说梦想说哪个地方就是ta的梦想 我有些不可理解虽然我很久以前好像也有类似的想法 但我始终没能理解 梦想我已经没有梦想 这也许就是答案 什么地方都不是我的梦想我会去到我想去的每一个地方 显然, 这不是梦想, 不是我的梦想我没有梦想

The cafe G7

端坐在午夜的案前喝一口G7, 凉了, 只是依旧香甜 G7是咖啡, 来自越南的咖啡她曾说, “如果你喝过G7, 你就不会再想喝NESCAFE” 她是我去河内的路上碰见的一个女人他说越南咖啡很香, 那种自然的香 确实是很香, 她说的没错她说去越南一定要带咖啡回来, 就是G7 在离开西贡的前一天晚上, 我意识到我还没有G7虽然, 我买了咖啡豆, 也买了一些速溶的, 但我没有G7 我在晚上九点多走过很多街道超市不是关门就是没有G7, 别的咖啡我不要 很多时候, 我们特意去寻找的时候总是很难找到好在最后我无意中找到了 商店老板说仅此一盒我没有哭, 我坚强的说, 这一盒我要了 就是这一盒G7, 在我房间里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