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from Shanghai

我在9月23号下午坐夜班车离开东营前往上海9月24号凌晨5点半到达上海, 有些儿闷热 — 认证办理算是很顺利, 但还是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我的常住地址没法认证, 只认证了身份证上的地址 都想到了这个可能会出问题但当时已经没有办法了: 回来拿或者发过去都不是好的选择 但若无法通过验证, 也是无可厚非只能再次去上海认证, 那我将再去一次 — 感觉上海的路标还是有问题, 或者我脑子有问题其实长途车站就在火车站的后面, 但广场上愣是没有看到有路标指示 问了路边的协警长途站在哪里, 他们面无表情头都不抬的说: 那边估计不少人问了他们, 搞得他们也很烦, 理解 火车站广场没有到汽车站的指示牌, 是不是因为两家是竞争对手我就无法得知了, 我只是绕了很多弯才找到汽车站的 — 汽车站的电子信息板上说上海到东营的车票还有但好几个售票窗口都说没有了, 我最后相信确实是没有票了 每一次买火车票, 像一次审讯, 让人紧张, 无法从容隔着厚厚的玻璃板, 对着玻璃上那几个笔控般大小的洞隙说话 然后心惊胆颤的等待对你的审判: 没票了, 下一个是的, 没你什么事了, 滚蛋吧 — 感觉好久没有坐硬座了, 但其实也不久, 春节回来的时候就是硬座有时希望自己能困一点, 睡不着的时候手头就只有一本英文字典 翻了字典, 学习了一些儿常识, 有关单位换算的磅, 盎司, 加仑, 品脱 1磅 = 16盎司 = 453.6克, 1000克 = 2.20磅 […]

the confirmation from CBA

那几天, 我没睡好每天早早就醒来, 以为电话会想起 可是, 电话一直都很安静于是, 我就又爬回床上睡觉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有没有未接电话深怕会漏了那个不知道何时能来的传真 昨天早晨, 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在急忙中, 光着屁股就跑到客厅 一看号码, 不是国内手机号, 也不是国内固定号我想这应该就是我等待的, 来自澳大利亚的传真 于是, 到传真机边按下启动传真按钮一张, 两张, … 七张, 就是我想要的 来自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的确认函

Mid-Autumn

偷的感觉真的很刺激, 很美妙难怪有话说,”妾不如偷, 偷不如偷不着” 中秋夜躺在黄河边高粱地里帐篷外地席上和王同学浪漫赏月 及至晚上九点多, 提议到田里走走, 看看地瓜因为”不吃窝边草”, 一直走了很远, 但远处没有找到地瓜地 于是折回窝边的, 月光很明媚, 两个黑影趴在地瓜地边东张西望后, 向地瓜腾下摸索, 然后做出各种刨地动作 土很软, 刨起来很舒服刨除5个后, 我们觉得已经够了, 后来证明这是错的 —伴随着偷得手后的兴奋感, 我们把地瓜拿到营地刨坑+生火+活闷地瓜, 过程就不一一详提 闷熟的地瓜那是相当的好吃而偷吃的感觉那是相当的美妙 —“我们再去拿几个吧”偷的感觉真的很好, 怕是要上瘾了 于是又出发, 回到地瓜地, 月光依旧这次收获颇丰, 估计要超过10个, 当然是很克制了 一起去看夕阳 点火, 焖地瓜 露天, 赏月 地瓜熟了 偷, 地瓜好吃不好看

waste time or waste money

我终于意识到, 目前有些事情我该放弃在时间和金钱的浪费这个事情上, 我选择浪费金钱 基本上, 我决定放弃驾驶员学校的学习如果浪费金钱又浪费时间, 那我为什么不只是浪费金钱呢 一个教练带20人, 分两班, 上午10人下午10人上午下午各3个小时, 180分钟, 准确的算每人18分钟 倒车移库整个过程下来大概5分钟如果一次一个过程, 大概能上车3次, 如果一次两个过程, 能上车两次 打车到训练场, 倒3把车, 大部分时间傻傻的等待,3小时后打车回来劳民伤财啊, 想想都很心酸: 15块钱, 3个小时, 倒3次车 那些交上的钱就当扔了吧犯不着为失去的金钱浪费时间 就像, 不必为过去而耗费未来就像, 不必为旧人而怠慢新人

so, I am a fool

我要移民, 这是我今天提出的一个口号总有一天, 我将会在另一面国旗下宣誓 不要说有多少人回来为什么不说说有多少人不回来呢 容忍固然是种美德但如果能避免容忍, 那对自己来说更是个大美德 得到确实的曾承诺的尊重应该是每个吃饱饭后的人的追求 如果您因为受到侵犯而感到骄傲那在本质上您和我是不一样的 某时聊到香港的’优才计划’和’专才计划’感概的说, 如果他们有个’蠢才计划’我就可以顺利移民了 我不是优才也不是专才, 我只是个蠢才理论上这不能怪别人, 虽然我不是生来就是蠢才

Ten years

1. 今天是10周年, 来到东营的10周年那是1998年9月2日中午, 我一个人来到东营 家人送我到南宁, 然后我一个人上了火车在火车上的傍晚, 看到的炊烟几乎让我落泪 第一次出门, 想着要是在家该多好啊看着晚归的牛, 就只想回家, 不想上学去了 那应该是最后一次, 那样的想家从那之后, 再也没有那样的感觉, 回家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 2. 10年了, 该走了在离开的火车上, 我也会落泪么 曾有很多次离开, 因为知道要回来所以也不曾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就是一次旅行而已 把铺盖背在身上, 干干净净的离开这个呆了10年的地方以后的每一次回来, 都是值得珍惜的短暂 如果朋友, 我回来的时候, 你会在这里么

Show your sincerity

释放善意, 一个很有意思的词语, 台湾媒体用的比较多大概的意识就是示好, 主动作出让步, 释放就是表达的意思 释放善意, 我认为是个积极的行为不是示弱也不是要挟, 而是主动让步以期有互利的结果 在生活中, 很多时候我能意识到这一点人与人之间要消除对抗, 大抵上需要一方首先表示愿意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