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激情的人生

晚上经常去广场听街头乐队演唱, 我慢慢意识到, 唱歌最重要的不是唱者唱得对不对调和嗓音够不够迷人, 而在于他有没有投入激情, 或者他唱的是不是一首有激情的歌. 投入激情才能感染观众, 也才能感染观众的钱袋子. 我听过他们为某个特定观众的演唱, 其实是很糟糕, 应该是不拿手也没有投入热情. 唱歌最高境界我认为是那种”无我”的境界, 一种全情投入的表达, 意识不到自己或者观众的存在. 而我, 我也要激情的生活. 激情的去梦想, 激情的思考, 激情的工作, 激情的奔跑…全情去投入, 我要感染我自己, 或者也感染别人. 不想可怜自己.

我们都是赌徒

因为有很多可以选择, 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赌局 每次选择就是次下注(下或者不下, 或者下多少) 有人说不是的, 他的那些选择都是经过认真考虑而且也很有把握的 难道, 赌徒都没有认真考虑吗, 显然不是的, 再认真的赌徒仍然是赌徒 只是, 如果意外的结果我们无法承受, 再高的成功率也枉然 就像俄罗斯轮盘赌

如果我有套漂亮的厨具, 我自己做饭的兴致估计会高一些.就像如果你有套漂亮的衣服而更愿意出门一样. 如果你住在运动场旁边, 你运动的几率会不会多一些呢?如果你住在图书馆旁边, 你会不会经常去看书呢? 对我来讲, 答案不容置疑

莲花山民

I had quit the room in Guangzhou and had moved to Shenzhen. 每天去跑到莲花山顶, 有朋友问我说是不是成莲花山民了, 我说是的. 莲花山有条主路直通山顶, 还有很多台阶路, 爬升500多米. 我首先翻过一个小垭口, 然后沿着主路跑到山顶. 保持好呼吸, 保持好步伐, 不用休息就可以直接跑到山顶. 下来的时候, 跑一半的路, 然后从一条台阶路走回来, 台阶路要翻过一个垭口, 晚上很安静, 几乎没有人. 来回需要一个小时的样子, 正好. 也可以在山里撒开丫子狂奔, 深呼吸的感觉真的很棒. 想想以前在广州的时候, 有太多的尾气. 我准备好好探索一下莲花山, 找个隐秘的营地, 有合适的机会希望可以去山里宿营下.(晚上跑步的时候看见路上一条蛇, 看它脖子竖起来的样子, 应该是毒蛇, 有点担心) 以后买房子, 首选考虑就是山间别墅了, 哈哈

No

他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唐寅 <桃花庵> 知我者, 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诗经·王风 黍离 这样说的话, 感觉比较贴切

深圳租房记.就是莲花山

上午的时候, 我正想着要不要给中介打个电话, 想和他们说就算房东不降价我也可以接受; 有点担心这个房子被人拿走了还得继续去找. 这时候中介的小宋来电话说房东同意我的价格了. 我说好. 这是在莲花北村的一个六楼的房间, 出门3分钟就可以进入莲花山, 穿过莲花山20分钟就能到书城, 公交车30分钟到大冲, 我喜欢这些. 当然房子确实也不错. 以后基本上可以天天爬山了, 莲花山郁郁葱葱, 像原始森林似的, 周末还可以去附近的笔架山啥的. 早就预料到有人会说奢侈浪费, I don’t care. 生活中有的东西不能省, 赚钱不就是花掉么, 生活不该省略…算了, 争论这个没意思. 我现在就是想买一双合脚的鞋子, 在莲花山里奔跑, 或者在草地上打滚. 这几天找房子真挺累的, 绕着莲花山找了个遍, 每看一个房子我都要亲自实地测量其到莲花山和书城距离, 所以莲花山西北角的一套房子被刷掉了(那套房子也很棒, 我也很喜欢, 价格还要便宜100块, 不过它附近没有莲花山入口, 离书城也太远). 没法, 房子的价值在于它的位置. 下午签了合同, 找房之旅结束了. 真是巧合的很, 房东的弟弟是我大学里一个学弟的初中同学, 真是的, 我喜欢这样的巧合.

oh yeah

有个朋友跟我说起他在同学聚会上曾说过的一句话: “我可能是咱同学间最穷的, 也可能是最富的, 但我绝对不可能是中间的“. 他说这也是他对我的看法. 他说, 你们同学里面, 很多都是小康之上的, 但没什么希望; 而你有可能成功, 也可能失败. 他说他看好我, 我说谢谢. 我不会忘记他今天曾说过这句话. — 关于租房子的事, 我更坚定的决定住在那片地方, 有时候环境对一个人来讲很重要. 虽然我不富裕, 但我仍然不想太计较这些钱.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体验, 也有不同的机会, 位置也是个投资. 如果省吃俭用就能活得更好, 那对我来讲没什么意义, 我宁愿一贫如洗. — 羽说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公司在6/7月份才公布上年度的财务报表了, 原来做财务确实很费神的. 今天费了大半天, 才理清了个大概. 我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够把财务这块更规范化, 不是为了符合什么标准, 而是为了不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搞清楚, 费时又费神.

令人沮丧的两天

在广州的这两天真是令人沮丧. 今天凌晨5点, 其中一台小白还是不停死机, 我于是决定睡觉, 同时也下定决心退掉这台机器. 两天了, 被这台破机器弄很抓狂. 中午的时候, 和老板磨叽了10分钟, 退掉了, 退掉是必须的. 我一直怀疑老板明知机器有问题而想侥幸出手. 在买的时候, 她说只保两天我就有怀疑(后来据理力争要了5天, 商场里一般都是7天保或者一个月), 退掉之后, 我心情就放松多了. 然后在别的店铺又买了一台, 完成任务了. 本来就半天的事, 弄成了3天, 一点儿成就感也没有, 让人没法感到高兴, 尽感到恶心. 晚上回到深圳的时候已经10点半, 采购执行就结束了.

将要离开

这次搬到深圳, 我希望能给我的人生带来一次跃升. 朋友曾跟我说, 只要你向前走, 机会总会扑面而来. 那时你要做的是怎样去选择机会以及你能选择什么机会. 我也一直相信, 机会从来就不曾缺过. 常听别人说, 现在就缺个机会, 他其实说的没错, 是缺少适合他的机会, 但从另一个角度去想, 没有什么机会是专门为他定制的并恭候他的到来的. 前几天有人跟我说, 趁还年轻, 想做就去做好了, 不能光想. 我觉得很有道理, 说不害怕失败的人我觉得他在胡扯, 但害怕是一回事, 要不要去面对是另一回事. 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的恐惧, 才是真勇敢, 如果没有恐惧, 何来勇敢呢? 想着前几次离开: 离开胜利, 离开东营, 离开成都, 离开昆明, 再次离开东营, 离开广州…我希望下次离开深圳的时候再也没有离开的感觉, 我希望地点会变得无足轻重.

中秋

昨天夜里偷偷回到广州, 不是回来过中秋, 是回来淘两个苹果笔记本. 今天上午9点出门, 晚上8点回来, 费好大劲才弄到两台小白(Macbook). 本来想今天搞定后连夜赶回深圳, 未曾想有台小白闹了点小脾气, 只能留在广州过夜了. 能记得的最近一个中秋是去年和王道在黄河边, 喝酒赏月偷地瓜. 今年也没有月饼, 晚上我去吃了份炒米饭, 这家店还不错, 这个晚上还在提供饭食. 然后11点的时候, 我去跑步了. 跑步的时候我想在广州跑步的机会不多了, 以后应该在莲花山那里跑了, 也不错. 什么节日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和谁一起过, 一个人的节日就不是节日, 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 我已经不在乎什么节日, 或者假日, 习惯了孤独, 就算节日会让人更孤独, 那也没什么问题. 想去买那本书The Kite Runner , 不过回来的时候书店关门下班了, 我有点不喜欢这个节日了, 好像就我不放假似的.

恶习不应成为理由

那天从山东回来那天(9月25号)睡的很早, 醒的也很早, 凌晨3点多就醒了, 然后忙活到6点多. 我决定去跑步, 来广州后从没有在早上去跑步过. 这次我决定跑到珠江边去. 珠江边很多人, 不过大多是中老年人,没有看到和我差不多老的人, 我扫视一圈后感觉自己挺另类的. 也许人们到老了才意识到要起来锻炼身体, 当然倒也不迟. 年轻的时候我们要上班要工作要赚钱…哪有时间啊 我们很多人觉得懒是个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理由. 我懒啊, 所以我没做这些事情很正常. 就像”我粗鲁啊, 所以我打人也没啥大不了的”. 纵容自己的恶习, 然后把恶习当成自己行为的根据, 这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我可以原谅别人的恶习, 但我不能原谅自己的. 只是有时我们无法意识到我们自己, 无法意识到我们自己的问题, 这在与我也是常有的.

深圳租房记.算计

因为我确实想在那个地方租房子, 所以我在试图的说服自己去接受那个超出我心理承受的价格; 我是这样的想的: 我能承受的房租价格是2000/月, 而额外多出来的1000/月就是额外便利的价格了, 那个地方额外的便利是a运动休闲b读书, 这两个便利能值回1000块么? 这我得好好评估下了. 假设我每月跑步25天(基本上的风雨无阻了), 每次跑步值20块/小时, 算起来就500块/月. 假设我每周去看两天(每天8小时)的书, 每月就有8天. 每小时5块钱算, 算起来有320块/月. 这两项加起来值820块/月, 那2800/月差不多能接受了. 问题在于, 我能坚持么? 我会不会忙得跑步时间也没有, 看书的时间也没有呢? 或者, 因为有这样的算计, 我会更加积极的运动和看书呢, 倒也有可能. 不能白白浪费钱是不是. 我不是不想省钱, 但有的钱不能省. 如果我要花1个半小时去图书馆, 恐怕我也不会去得那么勤; 如果我住的周围空气很糟糕, 我想我也不会那么坚持出来跑步. 有的选择需要付出代价, 这就是代价. 我希望莲花山是我一开始的选择, 也是我后来的选择.

深圳租房记.莲花山

在来深圳之前, 就想在莲花山公园附近租房子 因为我想在水边或者山边, 而那边正好还有个图书馆和书城, 于是就决定在那边了. 一来我可以好好跑步, 二来方便我逛书城和图书馆看书. 我其实并不图奢侈, 在我承受范围内, 一个好的运动环境和便利的读书场所对我来说已经很有价值. 为这个我不想太省钱. 一直都知道网上的租房信息大多是假的, 在去看之前我觉得实际情况应该差不了太多. 不过, 挺出乎我预料的. 我才知道那是深圳的中心地段, 市府就在附近, 华强北也不远, 还有莲花山公园和笔架山公园. 高层公寓一般3000-3500, 豪华公寓那当然是更贵了. 我一直以为莲花一二三村会便宜些, 毕竟是老小区了, 不过低于3000的还是不多, 说是学位房, 我暂时还不需要学位房, 真是令人苦恼. 沿着莲花山外围有一条林间路, 倒是很适合跑步, 我很喜欢, 所以我仍然想在那附近租房子, 往后的几天还要继续寻找, 或则3000也可以接受? 目前这个价位有点超出我的心理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