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移民

回来了以后, 去办港澳通行签注(通行证去年已经办好了, 就是加个签注), 要身份证(+复印件), 户口本(+复印件), 照相(费用30块钱, 只用5张照片中的一张), 交费(交费的地方来回有3里地), 回来的路上心酸得想哭. 被折腾得很委屈, 说白了”人家”就是不乐意你去腐朽的资本主义的地方. 住在深圳, 有个深圳户口真是幸福. 我真切的羡慕他们. 当然,我也在想, 办一个深圳户口和办个美国绿卡, 到底哪个更难一点? 美国明确规定, 50万美金(约340万人民币)的投资就可以移民; 不知道深圳有没有这个政策, 投资多少可以落户. 有340万, 在深圳落户恐怕也不容易把吧(有关系的除外). 340万倒是可以买个差不多的房子, 但现在买房已经不能落户了. 苦. 照我目前的情况, 估计落户深圳比落户美国要难. 我现在什么情况呢? 没单位, 学历一般, 没大钱, 没突出贡献….反正怎么说都不是个人才. 深圳欢迎人才, 但我不是人才(或者我是但我也无法证明我是人才), 我想我更应该属于黑名单上的一类: 无业社会青年. 费尽心思,拼死拼活的去弄一个深圳户口, 我更乐意去努力获取一本美国护照…想到这点, 移民的渴望变得空前强烈. 如果深圳户口比美国绿卡还难弄, 我凭什么不变成美国公民呢? 别跟我提爱国, 那样会伤你我的感情.

良心是什么?

有人说, 如果在乱世, 我会是个枭雄. 那时我说 什么都可以卖, 人口武器毒品, 但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 就像, 杀人也不尽是十恶不赦的 要凭良心做人做事 关于违法, 我的态度是: 法律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良心 那么, 什么是良心? 有人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不犯 事”的角度来说,是个好的教条。良心应该有另外的“标准”,良心允许犯事,允许伤害别人。这样说来,良心像是没有准则,但其实并非如此。

Z23

正在坐Z23回深圳,软卧还算不错,人少安静有空间。每次火车上,我喜欢窗外,不想睡觉,窗外是远处的灯火或是一片漆黑。 这次出门,受伤病困扰,在车上时候就有点感冒了,后来有加重的迹象;跑步后,脚可能拉伤了,走路都有点不便利。 看着窗外飞驰,我有些难过。

我说凡事有总得有个度, 什么都会”过犹不及”. 勇猛是好事, 但勇猛过度则是莽夫; 人是要讲原则, 但过度的讲原则等同于没有原则. 紧盯着钱, 就容易被钱干掉; 紧盯着考试分数, 就无法真正学习; 紧盯着异性, 这位异性就会远离你. 说”度”并不是中庸之法, 不敢突破, 缩头缩尾; 而是要有常识(当然, 对常识的依赖也要有个度), 找个硬的东西去撞墙, 而不是用头去撞, 这是常识. “度”是种智慧; 什么都不总是越快越好, 这也是为什么有刹车的原因; 你可以说刹车限制了速度是种懦弱, 为什么不勇往直前呢? 他说”这很虚”, 于是发飙. 我接着无语, 他接着发飙, 我持续的无语. 最近跑步, 跑到山顶感觉比较艰难, 因为开始的时候感觉身体比较轻盈, 步子也比较飘逸, 临到山顶的时候, 那样的步子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还没适应好这个度, 我是说我的度有点快了.  我想狂奔的时候我就会狂奔, 但我不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我也了解我现实的能力, 如果我跑得更快, 我就没法跑得那么远, 我没有否定自己或压抑自己, 这才是现实. 不管有多大的梦想, 我们都要承认现实. 因为, 不管你承不承认, 现实都是现实, 所以最好聪明的承认; 现实是在刮风, 你就该承认是刮风. 为什么要度呢, 我就不要怎么着? 那就不要吧, […]

现代科举的悲哀

昨天和同学说起她女儿即将上学之事, 他准备买一套房子以应对学位. 我能部分理解他身为父亲所应负的责任, 对女儿的教育始终用心. 但我跟他说, 不必太计较, 小学哪里上都可以, 不外乎认认字, 算算数. 将来可以送她出国读书, 香港都可以. 虽说科举已经在1905年废除了, 但你看看现在的教育, 与科举何异? 在国内读个小学就可以了, 认认母语. 读完整个中学大学, 出来基本上是废了. 中学大学本该是塑造一个人的性格的时期, 却在每天12小时的备试中.  读完了出来, 人性没造好, 垃圾技术也没掌握. 原材料被搞坏, 却连个半成品也没做成.  你忍心将你的小孩搞成这样么? 我想我不会. 把奥数当数学教, 把政治当哲学教…. 都在说要培养孩子的各种能力, 但看来不过是在培养孩子”硬背”的能力: 那么难的奥数题, 不背成么? 那么奇怪的考试题, 不背能成么? 要把小孩培养成活体百科全书吧?  这是孽待儿童, 孽待人类, 违反宪法. 我经常想, 那些华人为什么能行, 本来就是在国内生活然后再出去的, 小时候也没喝国外的水. 香港人就可以得诺贝尔奖(不必在意这个奖项, 但我要拿这个做例子, 而已), “中国人”就不行, 大家都在为那些华人骄傲, 我却在为我是”中国人”感到悲哀. 如何才能改变这个伟大国度的教育呢, 创办学校是否可行?  但教育”传统”却很难改变的吧.

读书笔记.贞观政要

貞觀者, 唐太宗表年之號也. 此書是記錄唐太宗時”君臣之問對, 忠賢之爭議”, 雖是古文體, 卻也能讀懂一二. 其中有一些對話, 記錄如下: 貞觀初, 太宗謂侍臣曰:”…若安天下, 必先正其身, 未有身正而影曲, 上理而下亂者.” 諫議大夫魏徵對曰:”古者聖哲之主, 皆亦近取諸身, 故能遠體諸物. 昔楚聘詹何, 問其理國之要, 詹何對以修身之術, 楚王又問: ‘理國如何?’ 詹何曰:’未聞身理而國亂者.’ 陛下所明, 實同古義.” <中庸>九經, 修身為先; <大學>八目, 修身為本. 貞觀初, 太宗謂蕭瑀曰: “朕少好弓矢, 自謂能盡其妙. 近得良弓十數, 以示弓工, 乃曰:’皆非良材也.’  朕聞其故, 工曰:’木心不正, 則其脉理皆邪, 弓雖剛勁而遣箭不直, 非良弓也.’ 朕始悟焉. 朕以孤矢定四方, 用弓多矣, 猶不得其理. 況朕得天下之日淺, 得為理之意, 故為及於弓, 弓猶失之, 而況於理乎? “ 說的是, 如果心不正, 則其言行皆邪(斜). 木心不正, 射箭不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