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超越自由和尊严

斯金纳是行为心理学派的代表人物, 他认为人的行为是环境刺激引起的反映, 而不是心理活动的体现.  这和传统心理学的思路正好相反, 传统心理学认为, 人类的行为产生与心理状态和心理过程有关, 是人内部心理活动的结果. 我是怀着怀疑的态度来看这本书的, 我不是唯心主义者, 也不是唯物主义者.  我认为这是两个极端, “唯”表示独占式的, 非此即彼. 唯心者不认同唯物主义, 唯物者否定唯心主义. 斯金纳认为传统的心理学研究不科学, 以”科学”的名义来否定”唯心主义”.  当然我也承认传统的心理学研究很大程度上是”不科学”的. 首先我们是不是该问问科学是什么?  科学是用来表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 未来的空间不可限量; 所以我们要允许不科学的东西的存在. 就算是斯金纳, 他立志要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人类的行为, 但在他的很多表述中, 使用了”不科学”的论述. 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人类的心理活动, 并不表示人类的心理活动就不存在, 人类并不像斯金纳所说的那样, 是环境的奴隶. 我承认, 人类不可能不受环境的影响, 但同时人类也有丰富的自我意识; 但哪些是自我意识, 哪些是受环境影响, 哪些是两者合力, 这确实让人没有清楚的头绪.  我总是认为, 环境对人的意识是有影响的, 但人类的行为是由人的意识发起的, 人的意识包括有意识, 潜意识, 无意识, 不管是哪种意识, 都是人类的意识.  人的行为被环境影响有多大, 就要看他的行为主要是由哪种意识发起的. 起个例子说, 饿了就想到要吃饭, 这应该是潜意识; 但在很紧张很忙碌的时候, 可能会想不到要吃饭, 这大概算是无意识吧. 总有很多东西没法用”科学”来表达, […]

房子是个泛滥的奢侈品

有一辆两百万的法拉利, 开到街上, 瞎子都会回头看; 但住间两百万的公寓, 就没那么拉风了. 这个城市遍地都是两百万一间的公寓. 两百万的法拉利是奢侈品, 两百万的房子却只是奢侈, 有价无品. 不要跟我说两百万房子是投资, 两百万的车子不是; 你房子会涨价, 我车子也能涨的: 50年后, 我的车子也是古董车, 值你一栋楼. 奢侈就是奢侈, 无所谓投资或者消费.

GPD的智慧

经济的高速发展, 会使中国更加落后于其它发达国家. 这么说像是很矛盾, 但其实其中的关系却容易理解. 当GPD成为高官们基本上唯一的政绩考量, 后果就已经显而易见. 吃屎都可以吃出GPD来就可以说明GPD有很无聊的一面. 当民众相续成为房奴车奴孩奴, 这个国家却早已成为GPD奴.  人们好面子而花300万买100平的房子, 国家好面子而保证8%的GPD增长率. 我们的落后不在于我们的实力, 经济实力或者军事实力或者科技实力, 在于我们的意识, 在于我们的思维和理念. 争胜好强无可厚非, 但要符合自然界的规律. 奇迹都是偶然的, 或者不符合规律的. 当一个男人每天服用3粒伟哥, 他当然会来的很刚猛, 这是奇迹; 但这个男人要是坚持这样一个月, 他就直接是火葬场的VIP. 这倒是符合规律的奇迹. 当我们的经济更加强大, 我们离毁灭就更近, 这当然是耸人听闻的. 和谐(社会)要自下而上, 这才是和谐的规律; 就像MINZHU一样. 自上而下的和谐本身就缺乏人性, 成为一种统治的道具.  和谐, 人与环境的和谐, 人与人的和谐, 民众与政府的和谐… 但环境越来越糟糕, 你要求人们怎么去和环境和谐? 人们生活越来越艰难, 你让人和人怎么和谐? 当然, 人们和政府一直以来都很和谐, 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 这个世界不是人类创造的, 但人类却可以毁灭它;  这是彰显人类智慧的地方.

买书柜记

下午时心血来潮, 雨基本上停了, 就决定去买个书柜.  搬家以后, 所有的书都堆放在房间的地面上, 很占地方而且翻找很麻烦, 早就想买个书柜, 宜家的家具目录翻了几遍, 基本上确定了款式却一直没有行动, 想来应该是对500块钱一个书柜有点犹豫吧. 迟早是要买的, 不如就今天吧. 去宜家的路上下起了暴雨, 在宜家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出来还是暴雨. 在宜家下面等出租车的人一群群的, 感觉我没什么机会, 就和跟我一起去的伙计把书柜抬到马路边, 狂雨如注.  书柜是原封不动的包装, 1米8长的一个长方体, 35Kg. 在雨中, 站在路边, 很多出租车和私家车都停下来想拉我们, 1米8是个大问题, 一听说他们就摇头开车走了.  等了很久, 我想去公交车算了, 抬着这么个大东西, 我是不好意思上公交车的, 不过看来也没有办法了, 厚脸皮吧. 没想到, 被淋雨太久了, 整个包装的淋湿了, 烂掉了, 散架了.  一块一块的板子, 很远才能到公交站, 苦得很.  于是决定不去公交了, 再等等.  过了几个车之后, 来了一个出租车, 我心里暗想: 娘的, 这个得拿下. 我跟司机说, 有一米七的两块板子, 要放在车上, 其余的短板可以放后备箱. 司机说, 不行的, 这个车从这到这才一米五. 他指着车后玻璃到前座跟我比划着说. […]

丢那妈,顶硬上

听说, 这句话已经被凿下了.  这是一句带粗口的粤语, 但也是很硬挺很有力量的一句话, 却被凿下了. 唯一的理由肯定是领导不喜欢. 领导喜欢”文明”, 当然那是形式主义.  领导也许不明白, 文明和粗口并不是对立的.  历史往往是被后来的人创造的, 或者说编造的. 我不会粤语, 但能听懂几句也会说几句, 粤语不难学.  有人说普通话也不过是北京方言; 让全国人民都说北京方言, 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语言是文明的传承, 韩国朝鲜, 日本, 越南, 在几百年前都是借助汉字来记录他们的文明, 后来都有了自己的文字自己的语言, 因为他们的文明和咱的不一样, 他们需要自己的语言. 战败国往往会被强制的失去他们的文明, 战胜国会把让自己国家的语言在战败国普及. 粤语的艰难的处境在于说粤语的人没有没有掌握过这个国家的政权. 否则粤语肯定是我们的官方语言了. 普及这种文明, 并不是要消灭的别的文明, 当官者身居高位而无以听民声, 无法聚广议; 这是让人很难过的事情. 我普通话讲不好(想想, 毛泽东也讲不好, 心里平衡了不少), 普通话不是我的母语, 是我的第二语言, 事实如此, 而非为讲不好普通话找借口. 当然, 我曾为此感到很自卑. 我的母语带有别样的文明和历史, 这是不可否认的. 发音和表达方式已经完全的不同, 我为我的母语骄傲. 也听说, 广州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了非法集会, 喊了些文明的口号, 如”丢那妈”,”XX,收皮”, 我要是在广州, 一定会挺他们. 我也是不明真相的. “不明真相”, […]

月夜

在夜里三点,醒来。今夜月太圆,径直上屋顶。饮一杯热茶,静望远处山峦。想着总会要离开,那一天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深圳,像是被群山环绕的滨海小城,有时候,我希望这里是我的故乡。还没有离开,就已经知道,我终究是会回来的。 我总是喜欢甚至留恋每个我经过的地方,却总是要离开,停留诚然不是种堕落,而离开也不会是种无情。以前,有远方的朋友跟我说,不管距离多么遥远,每个月圆的夜晚,我们仍然可以一起赏月。距离是真实的,也是飘渺的。人与人的距离是心与心距离。就算挨在一起的人儿,也可以离的很遥远。 想起我的朋友,是否也有人在这个月光下。就算有的人已经久无音讯,想念的感觉却一样的美好。

读书笔记:新经济的进程(2)

股份公司的前身 股份公司的前身是海盗船, 最开始的时候, 国王们向海盗船授予司法赦免权或者给予资助, 而海盗要向国王交一部分战利品作为回报. 海盗在作业的时候, 危险自负. 最著名的海盗莫过于哥伦布之类. 这和股份公司类似, 股份公司主要两个特征: 股票公开流通和股东免于为企业的行为承担个人责任. 作者认为股份公司是经法律许可, 受政府庇护的合法的犯罪组织.

我买日本打印机

终于决定, 要买一台不带网口的标签打印机了, 这是很难的决定. 打印机不带网口, 唉, 我希望烧开水的都能带个网口呢.  跑了两次代理商, 说是低端机没网口; 不信, 打电话给那个品牌的公司, 他们说那个型号网卡是可以有的; 但代理上却说国内拿不到货. 苦啊!  已经问了好几个品牌, 都说大型的工业机才有; 小型机也该有啊. 应该默认有, 不要都不行才是. 感觉真是落后了. 代理上说, 他做了7-8年标签打印机了, 我是第一个要求有网络接口的(大型工业机上估计默认都有了, 无所谓要不要求), 他都不知道这个型号可以有网络接口, 这业务做得… 我得承认我”不爱国”, 对, 我准备买的品牌是日本的, 本来想买美国的; 当然, 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不爱国”. 我总是相信, 中国品牌的品质跟外国品牌的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就算是同一个工厂同一条生产线同一批工人同一袋材料做出来的, 品质上仍然会有区别; 这个区别在于标准, 在于意识. 想来我是邪恶的, 我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样事情的存在. 就像, 在我们伟大的国度, 符合安全标准的奶粉能死人, 而且新的标准对品质的要求还降低了.  当我们天空的灰尘像乌云一样是, 我们气象部门认为空气质量是良好; 而邪恶的美帝国则认为是”非常不健康”[他们这样做当然是严重的干涉我们伟大的内政, 肯定的], 这便是标准的差异.  我们每天都在良好的空气下生活, 这是多么的美好. 我只是不相信这种美好. 这是我认为我邪恶的理由.

读书笔记:新经济的进程(1)

华尔街的本质 在书中, 作者提到了他和马来西亚的林业部长的一次对话, 林业部长告诉他说, 如果把所有马来西亚的树都砍光, 然后把所得的收益存入银行赚取利息, 对马来西亚更有好处, 因为利息比树长的快.  可以想象, 光秃秃的国土, 而银行里的服务器在不断的运转, 不间断的计算这笔存款的利息, 进而创造了财富. 作者认为华尔街的繁荣是中虚幻的繁荣, 华尔街的财富是种幻影财富.  从一无所有中创造金钱, 无需任何有实际价值的东西流通交换. 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已经被挤到次要的位置, 公司只需重视股票在股市的价值. 美国次贷危机的本质是, 无需考虑工作者的利用, 以及对环境和社区的影响, 只要抬高有价证券的市值即可; 这是房地产证券化的直接恶果. 一家在华尔街的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的公司, 无论之前它持怎样的价值观, 都极有可能变成华尔街的价值观: 赚钱. 一家公司的高层对作者说, 当公司还是创始人拥有的时候, 公司的事业是生产和销售健康的果汁品; 随着公司上市, 公司的事业变成了赚钱. 公司如果不能满足那些”股东”期望, 公司高层都要走人. 这让我想起国内的一些在美国上市的科技公司, 想想应该对他们的表示理解, 毕竟他们赚钱的压力很大; 虽然我无法接受他们充满欺骗的言行. 他们需要创造”财富”, 他们的财富就是股价, 就算他们今年的营业亏了, 或者做了什么恶心的事情, 他们最大的任务已经变成了保持股价上涨.

贬义词

这个国度的美好之一, 在于它可以把越来越多的词变成贬义词, 比如和谐, 维稳…可美好的另一面是, 并没有出现更多的褒义词; 或者, 褒义词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该褒奖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少.  当贬义词出现越来越频繁, 褒义词慢慢的变成冷门词汇. 这是国之幸也.

淋雨

闪电过后, 狂风, 雨点接着飘过阳台洒落在窗前, 我的桌面; 我急忙脱鞋, 希望这雨不要停得太早. 奔跑上天台, 直立雨中, 在狂风中咯咯笑. 寒冷中饱含着淋漓的感觉, 就在那一刻, 我好像不属于自己, 而是已经溶进这天地之间. 我喜欢淋雨, 幸好, 没被雷劈到.

莫名的喜悦

每天跑到山顶, 总有莫名的喜悦, 这种喜悦源自于一个胜利的感觉; 奔跑对我来讲是个每天的战斗; 战斗的双方就是我和我自己. 我喜欢运动, 但我不喜欢比赛, 或者说, 我并不是特别渴望去战胜别人.

无语

我们买车买房, 我们结婚养孩子…我承认这些都是对社会做出了贡献.  我会做但只是不想仅限于此. 也许我的一生会平凡无奇, 但那肯定不是我的习惯和渴望. 如果我是一个赌徒, 那我也是一个诚实的赌徒; 我是说, 我能服输, 所以赢了也不会很奇怪. 总有一股冲动, 无法抑制.  别人也和我一样仍在晕头转向么, 或者只有我在晕头转向, 而别人已经认定了方向. 我倒不害怕和别人不一样, 和他们一样也不见得是好事情.  只是想更了解自己, 找到自己的应该的位置, 如果你是水手, 就该呆在轮船甲板上; 如果你是舵手, 就应该呆在驾驶室里. 我仍然不知道, 我该是什么. 唏嘘.  奔跑是一种需要, 但跑向哪里确实需要智慧. 我缺的是这个智慧么? 或者我缺的是寻求这个智慧的胆量.

关于

1.关于幸福 我们其实, 无法理解别人的幸福或者不幸; 我们经常猜测别人是幸福的, 或者是不幸的. 因为, 我们设想如果我们身处他们的位置; 但人有不同, 他们在那个位置他们是幸福的或者不幸的, 但我们在那个位置却不一定有相同的感受. 看来, 我要说的, 不过是, 幸福或者不幸只是一个很私人的感受而已, 外人不必妄加猜测. 2. 关于唐先生 唐骏先生最近遇上了麻烦,自己澄清辟谣,”我没说过我是名牌大学博士,我的母校其实是…”,都不好意思说。接着估计各方人等都要出来辟谣,“那是笔误,是临时工干的”,——临时工从来没干过好事;“他本人没说过,我自己网上复制的”——网上那些人乱说。总之唐先生没做过,只是江湖中无缘的谣传罢了。见腻了这样的小把戏,每次都是临时工,严重缺乏想像力,得补补。 在我们的世界,不诚信的代价太小以至于让部分人以不诚信为荣。没有羞耻感,这是一个恐怖的事情。在人们的价值观里没有诚信,重利而无信。这真让人绝望。 事实上,唐先生已经说了“不管了,明天还会我行我素”,从容得让人“敬佩”。 其实,他该谢罪,然后消失。 3.关于世界杯 开始我看好阿根廷,阿根廷走了我看好西班牙,这不是马后炮,赛前的赌局我赢了。西班牙不是弱队,阿根廷当然也不是;当然谁强谁弱没法精确测定。阿根廷在德国面前丢尽颜面,德国却趴在西班牙脚边哭泣,这就像剪刀石头布,一物克一物。 最后的决赛,我还是看好西班牙。

这几天

来东营有半个月了, 生了点小病; 腿上长了几个小疙瘩, 又红又痒, 今早起来就去医院, 医生一看就问我是外地来的吧, 这个病估计他很久没有遇见过了, 我说是的, 我来快半个月了. 他说你这是水土不服, 然后给我开了单子. 划价的时候, 我不敢相信, 问了两次确认是一块五. 真便宜, 我以为能开个百八十块呢. 离开两年了快, 回来住一阵子就水土不服了, 奇怪的是住了半个月才显现出来. 大前天, 开始恢复跑步了, 自从上次在武汉受伤, 就停跑了一周, 接着又来东营了. 这一停就20天了, 好在终于恢复了. 今天有朋友问我我跑步多久了, 我一开始说10年, 她不相信, 其实我也不确定是10年, 但我相信8年总是有的. 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跑, 前两年一直跑火车站那边; 后来在科技一村, 沿着西三路往南; 后来去昆明, 跑到步行街; 后来回到东营在科技一村, 往北跑到淄博路; 后来搬到东利小区, 跑石油大学; 到广州, 跑天河体育馆; 在深圳跑莲花山….偶尔有中断, 但一直没放弃过. 她说,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说这是我的承诺. 我或许是个守承诺的人吧. 可能我有没受的对别人的承诺, 但这个对我自己的承诺, 我想我是达到了. 我总假设老天在看着我, 做不到就会很不好意思. 承诺总是很虚的东西, […]

梦见结婚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 梦见和一个女人结了婚, 参加婚礼的人还没散去, 我就反悔了, 于是就说了就散了. 我以为这段婚姻维持了2个小时, 没想到是8个多小时. 醒来时候吓了一跳, 这个事情要是发生在现实中, 恐怕会很让人为难; 就算将就也不会那么快摊牌吧. 我明白, 虽然本意上或者说在出发点上, 我并不是要伤害别人. 但现实是, 伤害和被伤害总是不可避免的. 我想对我伤害过的人说抱歉; 我也想对伤害了我的人说抱歉; 我知道伤害别人并不会让人感到快乐, 我想她也许在为那些事烦恼, 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 即使我可能是受害者, 虽然是不是受害者很多时候并不会很明确. 人总是被分得很清楚, 有的是用来当朋友的, 有的是用来当情人的, 有的是用来当爱人的, 有的自始至终都是陌生人. 我相信这些都是注定的. 过去的事是注定的, 未来的事也将成为注定. 我们没法预测注定的事, 但我们可以总结.

自由是一种追求

之前, 我从东营搬到广州, 从广州搬到深圳; 而今, 我想从深圳搬到更远的地方…… 身体的自由, 也许能带来心灵上的自由; 你可以自由的行走, 可以自由的游荡在这个地球上的很多地方; 很难说, 也许真的会得到难以想象的力量. 我想换个身份, 让我更加自由的身份; 逃离成为一个热切的渴望. 自由是一种追求. 以前, 我从没有想过要离开; 而今我认为我有必要这么做, 只为自己; 就像如果你喜欢一个女人, 但那个女人不喜欢你, 你就应该选择离开. 你有爱她的自由, 也有不爱她的自由; 就算爱她也可以自由的离开她. 离开是一种选择.

不知所谓

走在街上, 人群熙熙; 我突然想起一个词: “不知所谓”. “不知所谓”的意思, 很抽象, 我不认为是他们所说”不知所云, 不知道说什么”的意思; 而是, 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什么, 想干什么, 干什么; 或者根本就没想. 我还清楚的记得, 周星驰的< 功夫>里的一句台词, 阿星指着身后要饭的对胖小弟说: “别像这些臭要饭的…没个上进, 不知所谓.” 我觉得这是用得非常贴切的地方, 很有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