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记

深圳中心书城南区东面有个”旧书市场”, 说”市场”其实有些夸张, 不过是书城外面的一个廊道, 能摆十个左右的地摊, 每月的第三个周末开放. 我之前并不知道其开放时间, 今天才知道的. 偶尔碰上开放, 就过去看看, 常也能找到一些不错的书. 其实大多不算是旧书, 是库存的书, 只是没有新得那么光鲜罢了. 我中意的是些外文书, 时常也去书城里的进口书店逛, 不过那些进口的新书很是昂贵; 而旧书市场的价格要便宜不少, 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书店里两三百的书, 还是能省不少. 今天淘了几本书 一本是 THE BASICS OF DRAWING , 绘画基础, ISBN-13: 978-0760789711…倒不是准备做画家了, 而是绘画毕竟是一种表达方式, 我希望能掌握一些简单的绘画表达… 一本是 HOLY BIBLE,圣经, ISBN-13: 978-1598563122…我倒不是要信教, 只是想了解下圣经到底说了些什么… 一本是<忏悔录>, 中文版的…之前有看过英文版, 感觉过于难以理解… 本来还想买一本经济哲学之类的书, 犹豫间也就没买; 感觉现在什么都和哲学搭伙, 有些无聊, 什么生物哲学, 信息哲学, 技术哲学等等…不了解也不好说什么, 隐隐觉得有些虚张声势.

多难兴邦

不可否认我是邪恶的 有时候我甚至希望发生更大的灾难 我可能并不会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难过 我为那些”活着”的人难过, 他们造的什么孽啊 死去的人总是死去了, 灰飞烟灭 而”活着”的人却不明白责任和意义 猪虽牲口, 农人却能善待之 民乃国之子, 国却待之牲口不如

好心干坏事

我想起我看过的关于红色高棉的资料了, 那些悲剧的资料能在我们的媒体上出现, 想来不会过于虚假: 他们杀了很多人, 很多无辜的人. 不过我们也都能认为那不算太邪恶, 因为毕竟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而却办了坏事. “和谐”也一样, “和谐”的出发点不仅仅是好, 都可以算是”伟大”…但”他们”却办了坏事, 很坏事, 我在想, 为什么好的出发点干出来的却总是坏事呢?

形式化是种罪

有时候, 我怀疑自己, 我从不”致敬”也不”默哀” 我怀疑, 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骄傲与无情 总以为, 致敬也罢默哀也罢, 已经被滥用 大多是种形式化而不是真切的情感, 只是为了假装某种态度 形式化是种罪, 有时候是可以饶恕, 但大多时候却不可以 形式化是欺骗, 明目张胆的欺骗, 这是生命的悲哀 我不致敬, 我不怕被人认为我高傲, 我没有需要致敬的人/事 我不默哀, 我不怕人们认为我冷血, 我没有需要默哀的理/由 这是我自己, 不需要装给谁看 不需要假装欣赏, 也不需要假装难过; 我就是没感觉

可恶的塑料刀

记录一件好玩的事: 马耳他的一个客户买了我两把刀, 20天了还没有收到, 三番五次的来抱怨; 可我查了一下包裹的跟踪信息, 发现在我们发货后一周就已经送达了.. 我还发邮件问了马耳他邮局, 让他们帮我查一下这个包裹, 他们也说已经送达了. 这真奇怪了,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客户解释了…好在我的客户第二天就给我发了邮件, 说他终于拿到那两把刀了, 这是他来的邮件: received:) finally! my neighbor took them and she was complaining that she had these plastic knives and she cut her hand with them and had to do stitches. and when i saw them i claimed that those where mine. 他邻居拿了那两把刀十来天, 割伤了手(割的厉害, 要缝针…), […]

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表明奶粉中雌激素水平过高—(本来就没有标准, 何”过高”之有?) 也没有证据表明雌激素和幼儿早熟有直接的关系—(致早熟的因素多了去, 跌到或者被风吹也是有可能引起早熟的, 这当然是还没有证据来表明的) 更没有证据表明幼儿早熟对幼儿是种伤害—(这个和三聚氰胺不一样的, 早熟是绿色无害的. 有害吗,没有, 肯定没有) 预测一下卫生部今天通报的奶粉疑致性早熟事件调查结果.

每次过马路,我发现我总是等得最久;每次上公交,我也是让猴急的人先上。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慢性子,不喜欢去抢,可能是因为我相信抢来的东西不是我的。上火车上飞机,发现不少人争先恐后,就很觉不屑,至于么。 人们为了快速积累财务,急是可以理解的。令人痛心的,是没有耐心的经营,一味的追求财富的增长,而做出有违人类良心的事情,这是一种不可磨灭的耻辱。作为个人,作为企业,作为团体,作为政体……良心一直都应该放在第一位的。 我也将会是个“追求”财富的人,我认为,如果有更多的财富,我可以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如果无法让财富为这个世界添光彩,或者财富本身就让这个世界失去光彩,那这个财富是毫无意义或者是肮脏的。财富应该成为一个向上坚挺的力量。 做人要做有责任感的人,做公司也要做一个有责任感的公司。利润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你没地方住么

在楼顶睡, 六点多的时候, 天已大亮, 我坐在席子上用手机看新闻 楼下阿姨端了一盆水上来浇花, 见到我, 挺奇怪, 问我说: “你没地方住么” 我说: “有, 我住8楼” “那干嘛在这睡啊?” “房间里热” “没空调么?” “有, 但没这舒服” 她就没再说什么, 悠悠的走了

关于郭德纲事件

挺锅也罢, 倒锅也罢, 这事情得讲理. 1. 郭德纲有私占绿地的嫌疑, 这个嫌疑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2. 记者采访并没有私闯民宅, 这是中国法律确认的, 就算美国法律也一样会这样确认, 这是无需太多争论的, 更不应该默认有私闯的事实, 要讲法律, 讲常识. 不喜欢记者没问题, 不接受采访也没问题; 私闯民宅却是无中生有的. 3. 这个也无关记者的道德, 记者该不该采访这个也不值得争论; 他们有采访这个的自由, 而且这是他们的职业. 不要说什么北京那么对人私占绿地, 干嘛非去采访他的; 这个逻辑简直是完美过度了, 过度到毫无逻辑可言. 4. 这本来和郭没有太大关系, 他只需确认他是否私占了公共绿地; 私占了, 承认犯错, 纠正就好了; 合法的占有, 那就拿出证据来; 大家都完事了.  他挺徒弟没错, 嘲讽邻居嘲讽电视台记者也没啥, 这可能也不犯法; 现在法律也没拿他怎么样对不对. 所以, 人们反对他封杀他也没什么不对的, 这估计也不犯法.  那就各自承受吧. 很多人不认可你, 可能不是这些人的问题, 而是你的问题. 我属于倒郭派, 郭不在理, 而且过于狂妄. 你可以反抗强权, 你可以藐视常规…但你不能无理取闹. 我也看不起大多挺郭派, 不管你是不是郭的粉丝, 盲目挺郭说明缺乏常识和判断能力; 挺他也没问题, […]

家里电脑统计

统计下家里开工的电脑, 当然他们不全是属于我的. ———————————————————————– ThinkPad X31一台(1.6G 迅驰, 786M内存, 20G硬盘, XP) ThinkPad X41一台(1.5G CPU, 1G内存, 40G硬盘, XP) ThinkPad X61一台(2.4G双核, 2G内存, 80G硬盘, XP) MacBook一台(2.0G双核, 2G内存, 160G硬盘, MAC X OS) QNAP-419P(1.2G Marvell, 512M内存, 4x500G硬盘, LINUX) ———————————————————————– 本来X31被装上了FreeBSD, 有人来要用, 就换回XP了, 也是懒得折腾, 不过倒是很钟情FreeBSD, 相信以后会再次相遇的.  NAS带的Liunx是嵌入式的NSLU2-LINUX, 虽然不算是完整的LINUX, 但偶尔玩玩也是可以的.  我喜欢XP, 最常用的浏览器是Chrome, 当然还有IE6, IE6是没办法, 但我不想升级, 因为我不喜欢IE7/8.  3台ThikPad装的都是英文XP, 我喜欢英文版, 因为我认为英文更美观.

露宿记

凌晨四点时房间里,风扇开着,空调也在嗡嗡响,却还是桑拿热。索性,关掉空调,关掉风扇,卷张席子上屋顶。 有星,有弯月,晴空碧宇;有鸟,有花香,轻风细语。感觉像是在野外的草地上,只是没有从草叶上滴落的露珠,和虫子的欢鸣。 但这已是我所渴望的,每一个醒来的清晨。

我害怕中国人

我害怕中国人, 历来如此. 我从来不想让我的”竞争对手”或者同行知道我在卖什么, 那是很糟糕的事情.  比不赚钱谁不会啊, 超级低的价格, 直往不赚钱的方向狂奔不停.  我害怕价格战, 我害怕中国同行的价格战…不赚钱当然是他们的自由, 我只是对这样的人感到恐惧. 我每次见到和我卖同样产品的中国人, 我就感到很丧气, 预感着灾难快要来临.  就像两个人决斗, 不是兵戎相见, 而是自己拿刀砍自己, 看谁砍得更厉害! 面对这样的场面, 我直接认输. 好在我的一个店终于挺过来了, 卖得比他们贵, 还卖得比他们好.  专业, 诚信, 大方…以软实力取胜, 真让人解气. 我喜欢这样的胜. 我不喜欢竞争, 但我并不害怕竞争; 我害怕的是”不按常理出牌”, “我就算亏本也不让你卖, 哼哼”, 完了, 你的这把牌我怕. 而出这把牌的结果是, 这个产品没法做了, 本来挺有品质的东西, 被搞成地摊滥货了, 直接没钱赚了, 只赚贱死人的吆喝. 我们, 什么时候才能以软实力取胜? 而不是拼死价格, 牺牲产品价值和利润来赢得机会. 生意不该是这么做的.

关于”保粤”的思考

有人说那只是个提议, 和”推普废粤”还有一点的距离, 他说的是没错的, 距离是有的. 且不去论政府的论调, 否认的论调大多是不可信的. 有人说”保粤”说明粤人自卑或者排外或者对中央的疏远和警惕. 或许确实有些道理, 但我其实不想较真, 只是我们可以做个假设, 如果没有非法的”保粤”聚会, 事情会变成怎样的呢? 政府当然不会出来否认”推普废粤”, 因为政府马上就会这样去做了. 虽然那只是某个官人的一个提议, 但提议变成决议那也不过几分钟的事, 而且变化过程无声无息. 一旦成为决议, 你再聚会性质就很不一样了, 就不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了, 而且就算闹出人命, 决议也很难再改变了; 决议本来也是不该随便改的. “保粤”的意义在于, 让政府知道民众的声音, 让政府知道有人不喜欢那个提议. 很少有人知道那些代表是代表了谁, 代表是从上而下的一个”选举”过程.  上面选出人来代表下面的群众, “我派你去代表这些人”.  你是上面的人, 但你要代表下面的人, 真难为了这些代表们. 政府总是义正言辞的”否认”, 然后再加上一段威胁(那是不明真相的人的非法聚会, 谁再闹事就不客气), 再后来杀几条鸡(杀鸡骇猴嘛, 逮几个有案底的人…), 事情就处理完了. 这个逻辑还是很完美的, 只是有些过时了. 人们应该更多的聚会, 聚会是种很好的表达. “保粤”聚会有必要, 也是有成果的.

我不想有个低俗的人生

今天和同学聊了聊, 有些感受. 在事情来的时候, 我们往往无法意识到它的重要, 等它成为过去, 我们还是无法意识到, 那个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 没感觉有时候是好事情, 但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好事. 钱钱钱…总盯着钱看, 目光短浅与鼠不如, 老鼠都会积粮, 人只会急功近利. 人生不是为钱而活, 那过于无趣和低俗.  钱够生活即可, 生活其实很容易.  我们都应该有点前瞻性的眼光, 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 不能以钱为标准来选择, 而是以未来的空间来做抉择. 我受不了平庸到死, 总得要做点事情; 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不俗). 我跟我同学说, 要说生活我现在过得也不错, 收入也不比你差, 活得也没你累; 可我一点也没有感到满足, 总得要做出点有成就的事; 不然我活着干什么, 对这个星球没有一点好处, 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未来的出路不在于你赚到多少钱, 而是你能做多大的事. 我说如果你的产品(或者部件)被电网的1000万个家庭使用, 那就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你有理由感到满足与自豪; 伴随精神上的满足, 钱包也无需多虑, 也自觉的跟着满足. 这才是做事的方向. 老想着钱, 累死累活一年多3-4万块钱, 操. 太低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