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论事谈深圳房补

深圳政府给富豪带头人发房补奖励, 群情激愤啊 但我觉得这个事合情合理, 深圳政府这个事, 没得说 下面是一些著名专家对此事的评论, 拿来说着玩儿 1, 高补贴不如高工资 我们国家是工资很低,补贴暗箱操作。工资是人价值的体现,如果工资高,就算税很高,也确定了自己的价值 这些带头人又不全是政府发的工资, 这个怎么操作呢 2,给荣誉性奖励足矣 这种做法欠周到。想吸引人才可以给他们荣誉性奖励,物质上的补贴还是应该更多地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来点实际的吧, 不能老喊口号啊….谁是真正需要的呢? 带头人也有很多买不起房子或者在供房子的啊 还有人说更应该去关注弱势群体,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这么看: 关注人才和关注弱势群体是两个事情, 而且也不是互相对立非此即彼的关系, 政府也不应该把关注人才的精力拿去关注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需要关注, 可难道人才就不需要关注么; 而且也不会因为关注人才而没法再关注弱势群体….政府要做很多事情, 并非只就这两件事…. 深圳房子这么贵, 而且这些行业带头人也不全是亿万富豪, 政府承诺给带头人房补, 就要给, 不该去看谁是富豪谁不是, 兑现承诺是做事的原则之一, 我赞同政府的做法…(我给你我承诺的, 你要不要是你的事) 有人还要说这是政府在乱花纳税人的钱,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没错, 政府确实拿纳税人的钱来奖励那些带头人了, 这没什么问题啊, 话说回来, 那些带头人也是纳税人啊,他们直接和间接纳税也不会少, 还有什么问题么, 乱花还没花到咱交的那份税上呢, 人家交得多贡献大, 政府返奖了….难道发给我们才不是乱花么?

一年

昨天路过公园主路, 又看到路两边摆着整齐的杜鹃花, 粉色, 红色, 白色……妖娆开放煞是好看. 想起来已是一年了, 去年的也是这个时候, 路边摆满了杜鹃花, 我那时还说这个杜鹃花是深圳的市花. 不知觉间就过去了. 去年花落颜色改, 今年花开复谁在? 岁岁年年花不似, 年年岁岁人相同.

不必抱怨

我们总在抱怨是这个世界不让我们变得伟大;可那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如果是我们不让我们变得伟大,那才是我们的问题。 整天下雨,我怎么跑步啊;下雨是老天的问题,不跑步是我的问题。分清楚彼此,什么回事就很明了。我自己要奔跑,地震也挡不住。 没有什么制度或者政府或者别人,可以允许或者禁止我们变得伟大,除了我们自己。

我的极端

今天和朋友聊天, 她十月份领结婚证了, 然后明年办酒席; 当然在领证之前已经同居了不短的时间. 结婚本身是一件事, 却可以分阶段完成, 我觉得这个挺好玩的, 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 我说如果我结婚, 要么简单的领证, 要么就认真严肃的办婚礼(结婚后再在一起)…婚礼其实是个形式或者说仪式, 但我不喜欢本来就已经老夫老妻了还硬着头皮表演给别人看, 要搞仪式就要让仪式有真正的意义. 要搞, 就认真严肃的搞, 要么就不搞, 这是我的极端.

日记

1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很长:我和同学去另一个地方参加考试,考试当然莫名其妙得很,考完试我突然特别的想奔跑,于是就翻山越岭回来拿运动鞋. 2 今天把房间重新布局了一下,买了一个新的单人床和床垫。把餐厅和货架进行了整合,达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房间(我有两间,一间纯卧室,一间是卧室+办公室,我说的是第二个)已经变得很简单:一床一桌一椅一柜一白板。

读书笔记: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恰恰是实现梦想的可能性, 才使生活变得有趣.” 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做过两次同样的梦, 梦中有人把他带到埃及金字塔, 告诉他”如果你来到这里, 你将会找到一处神秘宝藏”. 他于是去找巫婆解梦, 巫婆说这个梦的意思是要他到金字塔去. 当他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金字塔, 在”藏宝之地”他挖了一夜, 什么也没挖到…却听到了殴打他的士兵说他也曾两次做过同样的一个梦, 梦见有一笔宝藏埋在西班牙田野上一个残破的教堂里. 那个士兵最后说,”我可没那么愚蠢, 不会因为重复做一个同样的梦而穿越一大片沙漠”. —– 我们无法看到自己的愚蠢, 平凡的智慧让我们只能看到聪明… 我前几天还对一个朋友说, 男人要有点雄心, 毕竟养家糊口不应该是生命的全部. 我不会嘲笑别人的梦想, 也不会嘲笑自己的梦想. 有梦想不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虽然别人也许会觉得我愚蠢, 但我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

我们的第一台服务器

终于把服务器(IBM X336)装起来, 连续熬了两三个夜晚. 从一开始我就决定用FreeBSD, FreeBSD就像17岁时的情人, 一直是第一选择. 我有点完美主义倾向, 不喜欢维护一个繁杂的系统… 在装FreeBSD的时候, 我选择最小安装, 就装了一些编译源码需要的基本类库和软件, 然后再把需要软件的一个一个从源码编译, 我希望我的服务器上没有一个多余的软件 呵呵, 就是这么的挑剔..这不是占用磁盘空间的问题, 而是我自己的毛病, 追求”完美”的毛病.. 装完了, 分区如下: Filesystem Size Used Avail Capacity Mounted on /dev/da0s1a 1.0G 279M 675M 29% / devfs 1.0k 1.0k 0B 100% /dev /dev/da0s1g 59G 10M 54G 0% /home /dev/da0s1d 2.1G 7.3M 1.9G 0% /tmp /dev/da0s1f 5.2G 1.3G 3.5G 27% […]

你先上, 行了吧

這是今晚我在深圳火車站遇到的一件小事, 覺得挺好玩, 就記下來 我到公交站的時候, 12路車剛剛開走, 我於是站在站牌下排隊, 我當然是第一個. 沒多久我後面就排了兩三個…這時有一對中年男女走過來直接插到我前面, 男的背一個碩大的登山包; 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不後退也不前擠. 隨著那個中年男子身體不斷移動擺動, 他身後的大背包硬生生的向我胸口壓來…我忍無可忍了, 於是決定提醒一下他們. 我輕拍了一個這個中年男子的肩膀, 說: ” 大哥, 能到後面排隊麼?” 一直在和中年女子談笑風聲的男子黑著臉轉過頭來, 大聲的有點惡狠狠的對我說: “才幾個人, 排什麼隊啊!” 我不想跟這種人爭辯什麼, 就說: “我明白了” 他感覺受了刺激, 口氣很衝的喊道, “讓你先上, 行了吧” “讓你先上, 行了吧” 他又重複了一次, 口中還不斷的嘟囔著什麼. 這時車正好開了門, 他往旁邊讓了一點, 對我吼道: “你先上! #$@$@%” 我也不讓, 說謝謝, 然後徑直上了車.

火车奇遇记

很久没有坐硬座了, 只是这个济南到广州的卧铺票一直很难买, 能有张靠窗的硬座已经是很好了. 从济南到广州, 23个小时, 我真是饱受摧残. 我旁边坐着一对”女同”, 当然, 说是女同我并不能100%的确定. 我能确定的是其中一个是女的, 另外一个看起来不像是男的: 女性短头发, 女性的脸, 女性的声音, 女性的手指, 就是胸部不够明显而已, 穿的衣服倒是中性的…他们年龄不大, 估计不到20岁. 我无法认为他们是一对男女情侣, 她们一直很亲昵, 喂东西, 偎依拥抱, 坐大腿上…没完没了的表演, 唉, 我只能蒙起眼睛… 我后面坐着一个小年轻, 估计是在校学生, 从他的说话里面也差不多能确认这一点. 整晚大声的吹牛放大屁. 说自己是如何的屌, 从初中开始就很屌, 白酒两斤, 啤酒十四五瓶, 烟只抽每包三五十的, 也抽过1300一包的…真是太无聊了, 那么厉害怎么舍得坐才一百多块钱的硬座啊, 唉, 我只好挂上耳机… 第二天, 我对面换成了一家三代: 奶奶, 儿子, 孙子…我发现我无可逃避了! 小孙子拉尿拉屎都弄在地板上, 也不处理…我無處可逃, 只能使劲的憋着 硬座本身并不苦, 让人苦的是那些硬座车厢里的人…

無聊的安全帶

在從東營到濟南的路上,感覺車禍如此的接近。一輛也是東營到濟南的車(我所坐的车的前一班, 比我坐的班次早半个小时)側翻在對面車道,中間的柵欄被撞壞了幾十米。 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傷,又有多少人因為沒上安全帶而受傷。在很多人看來,安全帶是多餘的沒用的東西。而,每次我都要扣上安全帶,我意識到總有一次這玩意會救我的命,只是我無法確定會不會是這一次。在出事之前,所有都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