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行: 降落西贡

2010.11.28 雨 从广州飞西贡,从西贡转到平阳 很显然,我现在平阳省的一个旅馆里,墙上的电风扇呼呼的转个不停。 昨晚,我在两个手机上设了7个闹铃,只是为了防止我今早醒不过来。早上七点的第一个闹铃第一声刚响起的时候,我就醒来了。扛着自行车赶到八卦岭的白云机场候机楼,赶上了上午八点班次。 自行车的包装很不规则,在机场的时候我又让打包的给加了几条绑带,不过后来的事证实着几根加固绑带用处着实不大。也因为不规则,我的自行车最后要走超大行李通道,好在没多要我的钱。 没想到,在入越南海关的时候问我住在哪里,没准备呢,鬼才知道我要住哪里,可是鬼知道没用,我不知道不行,急忙翻书,找了一个旅馆,叫Spring hotel, 不知道它在哪里,报上去就可以了。这个和大前年在曼谷入关的时候一样的,随便找个旅馆名字就可以。 找到行李,出了机场,却找不见来接我的朋友,我怕他没看到我,在出站口走来走去好几次,傻傻的背个包装奇怪的行李。到旁边的小亭问能不能打电话,那人说只买电话卡不能打电话,悻悻然。 好在他很快就拍了我的肩膀。这里叫他阿懂吧。他来晚了,估计是在路上耽误了。天空乌云密布,刚下过雨,飞机上通报说地面温度是31度,加上刚下雨,有点小桑拿。阿懂带我上了152路车,这车终点就是边城市场。从边城市场再转19路到平阳省,平阳省和西贡隔了一条路:A1国道。在路上的时候,哇拉拉的下起了雨。 看着街边的景致,感觉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我承认我一如既往的喜欢这个地方。又看到那个雕像,饱满浑浊的西贡河,川流不息的车流… 阿懂来这边有三四年了,换了两三个公司,不过都是台湾的企业。他在企业里做资方的管理人员。现在他直接管理的车间有1200多人,负责给阿迪锐步的衣服印上LOGO, 这些LOGO都不是机器印上去的,机器印的效果不行,没有手工印的效果理想,而阿迪锐步这样的企业,对品质的要求是很高的。每印一个标识大概收益0.2$。 在平阳省,靠近西贡的一个地方,有两栋大楼,一个是“台湾楼”,台湾人一般都住在那里;旁边的一栋可以叫“中国楼”,很多非台湾的中国人住在这里。这里什么都有,烧烤,中国餐馆,超市,金店,咖啡馆,热闹非凡,真正的新中国城。阿懂说,前阵子就有个中国人在这里结婚,女孩是这边的老华侨的后代。 我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咖啡馆,阿懂跟咖啡馆里的每个人都熟了,推着我的车车进去,有人接过停在门口旁边,我有点担心,他说没问题,我还是不安心。雨不停的下,端上来的咖啡真的很香,那浓香可以让人回味很久。店里有三个工作人员,当然是小妹,身材真是没得说。时不时进来几个中国人,跟阿懂用汉语打招呼。阿懂说,他基本每个周末都来这个咖啡馆。 在吃饭前,他带我到旁边的旅馆,风扇房间,120000一天,大概四十块人民币。房间还不错。 阿懂把他的几个表弟和侄子都带来了这边,当然还有他的女朋友,总共差不多能凑够一桌人。今天是周末,有两个加班不能来,另外几个都过来了,加上我六个人。阿懂说,平时他们都挺忙,所以周末的时候就会聚一聚,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了。 我们去一家中国菜馆吃饭,我吃过不好的中国菜里面,这家应该算一家,简直抢钱。不过,有青岛啤酒,有点意思,当然我们不会喝这个。 饭后到金店里换了100$,2090000盾。大前年的时候,1$只不过能换16000盾,现在已经快21000了。阿懂说,这边房子交易都是用金条,卖房子的人只收金条,甚至美金也不要,而买房子的人则要把钱币换成黄金。他听说什么房子要300两黄金,具体“两”是什么概念他也不清楚。 我买了张电话卡,45000盾,送110000盾。后来开通手机上网的时候遇上了麻烦,我发了几十个短信,也没法弄好,真是太麻烦了。后来我上网看了下,很简单的就设好了,只是定制套餐的时候失败了,没钱了。不管了,估计是之前某个短信给定好了。能上网就可以了,反正这个卡才15块钱不到。 这么说吧,我明天要离开这里,还是不离开,往什么方向的,到哪里,我毫无头绪。就这么着,明早再说。 我的车车在旅馆大厅,我想锁他们都不让,讓人疑惑。大厅也是个”KTV”, 我进来的时候,他们拿着话筒在唱郑智化的《水手》。

家乡日记:离开

我急着赶回来, 我没告诉他们我要去哪里; 不过被妈妈知道我要来深圳, 也没法隐瞒了. 每次我回家, 我妈会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仔细的”检查”我的行李, 她的每次”检查”我都能发现: 因为她没能物还原位.  我回到南宁的时候就买了来深圳的车票, 放在包里就是被发现了. 几年前就发现她有这个”爱好”, 说了几次, 没用, 也就由她去了, 反正不是天天检查… 我从家里带了一小瓶的米酒, 爸爸叫我带多点, 他说至少带了2.5L的大瓶子, 我觉得麻烦, 就算了, 不过这次的酒不算好, 因为爸爸最近也不在家, 所以这就没那么新鲜, 存放条件不太好, 可能有些挥发了. 到县城的时候, 买了两瓶我们的葡萄酒: 密洛陀牌野生红葡萄酒和野生干红葡萄酒. 从南宁回深圳的车是晚上10点, 我特意选了这个最晚的班次, 以便能在南宁吃个晚饭…我欠我同学一顿饭呢, 老早说要请他们吃大餐, 一直没机会…不过他们选的地方真不错, 在南宁国际会展中心, 差点就能在那朵朱槿花下吃了(南宁市标识性建筑之一, 朱槿花是南宁的市花).

利益,人性,制度

到底是制度的问题还是人性的问题? 我是说,是制度引发了人性问题还是人性引发了制度问题, 或者是两者狼狈为奸都不是好东西. 我相信人的本性都是不坏的, 人性的丧失大多是因为某种利益; 如果这么说没错的话, 那制度就是这种利益的来源, 或者利益就是这个制度的原因…这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令人矛盾. 人性—–> |   \        | |  利益   | |        \   |

长夜不睡眠,无心,漫漫

a 我的母校是石大,全称是石头大学,也叫石头大或头大;但从没有人叫它大石头。 b “路遥见玛丽,日久知人心“ “日“字用得很贴切,同时也说明古人在用词上的大胆、直白与露骨;相信在那个愚钝的时代他们还不了解敏感词,也不懂得词汇分级。至于“玛丽”,很“后现代”。 c 我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d 在乌市,看到连锁便利店“每日每夜”,对他们来说,最有激情的广告词应该是:“日日有新意,夜夜有高潮”,或者“日日有高潮,夜夜有新意”。

读书笔记:支那人气质

这本书叫 中国人的性格, 是在中国呆了22年的美国传教士亞瑟.亨.史密斯(Arthur H.Smith)在1890年写的一本书; 书中列出国人具有的一些性格; 有些可能不全面或者片面, 或者他说的我并不了解, 但我承认大多数都很是很有道理的. 也许有人会认为, 一个外国人怎么可能会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人呢…但这是有可能的, 做为一个外人, 有的东西能看得更清楚. 你看不到自己的后背, 但别人能清楚的看到. 更何况人家应该也算是个会观察的人… 只是他观察的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中国, 我们现在的国家变了么? 我们现代人的性格变了么? 不必批评他的片面或者夸张, 看看他说到了咱自己身上的那些性格… 每个性格都是有多方面的, 今从一面去看往往会出现误解…就像说国人勤劳, 那也许是因为太过贫穷如果不勤劳就会饿死; 就像说国人能忍耐, 那也许是因为国人比较麻木… 文章的最后, 认为, 中国人最缺乏的是人格和良心… 这显然不是一篇笔记, 只是想做个推荐, 这本书值得一读. 作者: (美)史密斯 著,李明良 译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9787561350003 出版日期:2010 年3月 开本:大32开 页码:249 版次:1

所谓生意

经常有人”回来”问我还做不做去年做的那个生意, 我很遗憾的说, “暂时不做了,不好意思”…有时候觉得放弃那些生意挺可惜的, 就为这些回头客. 当然, Business is business, 当一个生意风险变大而且没什么利润的时候, 就是该放弃的时候… 放弃当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但每当有人问我的时候, 我仍然觉得:”要是还在做该多好”, 赚钱是次要的, 主要是我又能满足一些人的需要了, 他们会感到放心和快乐, 他们相信我而回来找我, 我却让他们失望, 我为此感到些许失望.. 也许这个生意本身就是不”正确”的, 因为没法长久的做, 只是一时的爆发..怅然

不要迷信科学

我曾有说,不要迷信科学。有朋友专门问我这个该如何理解。 科学是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发现,因而所谓的科学就不可避免的存在片面和局限。当有新的发现颠覆了旧的发现,新发现才是科学的,随着不断的新发现,我们会发现之前的发现是“错误”的。 科学存在很多假测与推断,这本身不可避免的存在主观臆断。“假设”并非“科学”的方法,当发现更多的细节或者现象,之前的假设可能就不成立了。 科学在发展,说的是人类对世界的发现和认识在不断的增多与深入。这就会颠覆一些旧的科学以及发现一些新的片面的科学。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总是有限的,这是人类可以不断进步的原因之一。 除了已经发现和认识的“科学”,还有大量未发现或者“不科学”的知识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所谓科学,很多说的是结果,而非根本理由。“人类为什么需要吃盐?”;“为什么有白天黑夜?” ;“为什么地球会转动?” 科学的解释并非让人信服。 并不是要完全不相信科学,而是要什么是科学有一些认识,进而对科学有一个谨慎的态度。如果有人对我说“什么什么是不科学的”,会让我思考。不科学并非不可能或不可行,科学是可以颠覆的。

读书笔记: 刘邦的故事

刘邦是汉朝的开朝皇帝, 他的一生就是一个混混的一生. 刘邦出生于沛县的一个农民家庭, 有两个哥哥, 他是老三, 又名刘季. 到二十多岁一直吊儿郎当, 没读书当然也不干活, 讨不上媳妇, 整天勾引村里的寡妇. 他面相好, 家乡的几个老人觉得他会有出息, 凑钱给他买了个官, 官职相当于现在的队长或者小村长, 反正就是最尾端的公务员. 他本来就是个混混, 好交友, 在当村长的时候认识了一些也是公务员的朋友, 还有屠夫之类的人. 这些人成为他立国时的功臣, 比如萧何,孙勃,樊x等. 他人生的转机在于一次宴会. 有个富人来投奔县令, 这些公务员都要去捧场, 刘邦与萧何都去了, 萧何是宴会上收礼金的. 刘邦进去的时候说这个吕富人急着见他, 他先进去了, 给他记上10000钱的礼金, 同时扔过去一个空信封. 他进去之后和这个吕富人聊得很投缘, 这个富人也觉得刘邦面相好, 要把他的女儿嫁给他, 刘邦假装推辞一番后同意了. 婚后, 他还是当他的村长, 他的夫人(就是后来的吕后)在家抚养两个小孩, 也下田种地. 日子真是过得平静而温馨. 有一次他去都城办事, 看到秦皇出行的排场, 他对自己说, 我的人生也该如此…那时秦皇在建长城, 在全国各地强征民丁. 这次刘邦接了一个押送的任务, 押送大概500个民丁去修建长城, 路上不断的有人逃跑, 刘邦觉得不能把所有的人押送到目的地, 他也没法完成任务, 逃脱不了罪责, 他本身穷人出身, 也很同情这些民丁, 就放了这些民丁, 自己躲到深山里呆了半年以避风头. 后来他偷偷的跑下山回家, […]

对错与好坏

很多时候,我们不应该用“好坏”或“对错”来评判一件事情或者某个选择。 一件事情,像一件物体一样有多个面,我们用好坏或对错来评判一件事物,往往是因为我们只看到或者只看了事物一面;如果你可以允许自己的片面,请无视我,无视我的存在和说话。 而对于选择,在选择之前,我们可以建议说选什么更好。对于未来我们只能想象与推测,我们选择了其中的一个,表明我们放弃了另外的一个或者多个选择,在实际生活中,我们无法比较已选择的和未选择的。 我们不应该用“好坏”或“对错”来评判这些事物或选择,因为很多事情无所谓对错与好坏。 有时候,我也苦恼。很多在别人看来简单的事,我却认为应该考虑更多方面;别人认为复杂的事,我却认为该简单一点。我当然不是害怕与别人不同,只是有时会怀疑这会不会有点过于取巧。批判的眼光我不觉得是什么坏事,但我害怕自己深陷其中。 车上的人问我,在新疆干什么,去哪里玩了。我说我哪里也没去,就是逛逛街,甚至有一天我在路边晒太阳看书一整天。没那么复杂,我其实很简单。如果有不同,那是内心的不同,对此我并不感到担心。 —2010.11.12 凌晨 开往北京火车上

乌市,最后的夜晚

纠结成瘾了, 昨晚就开始纠结要不要回乌市; 今早下到宾馆大堂的时候还在纠结; 总台的问我要退房么, 我说”退”; 于是就退了. 然后赶往火车站, 期望可以坐个火车回来, 可火车站里连个售票的都没有, 无奈. 来乌市的大巴很热门, 两点的班次已经满员, 买到了两点五十的最后一张票, 小幸运. 晚上去看电影了, 在美美奥斯卡影城, 据说是乌市最好的影院, 看了个无聊的电影, 就不说了, 倒是票价很便宜, 才25块. 看完已经是23:50了, 我决定走走, 夜晚路上很少人, 那股午夜的凉意很爽人, 不知觉间就走了近一个小时, 索性就不打车了, 走到底, 01:40回到宾馆, 走了十三块五的路(差不多9KM吧)…发现真是越来越能走了, 走两小时没什么感觉. 今晚在买电影票的时候, 有个姑娘买玩具, 拿着一块牌子说自己是哑聋人, 让献爱心, 我买了一个, 十块钱. 这样我才不会感到懊悔, 我不在乎真相, 追求真相有时候是种变态, 有的事情不需要知道真相, 永远都不知道最好..有些真相让人痛苦而且毫无意义. 没有意义的事情, 越少越好, 我是这么想的. 这是在乌市最后一个晚上, 明天就出发去北京了.

纵情的奔跑

中午的时候,阳光很暖和,就坐在路边,读关于刘邦的传记。及至下午六点,气温转凉,转移到德克士内,终于在六点半左右读完。把书丢弃,决定去买双鞋子,想要奔跑了。 买了一双特价鞋,50块,走不寻常路美特斯,想着可能是一次性的鞋子,也不算便宜了。 西起团结西路,东至玛纳斯还往东,沿着乌鲁木齐东路一直奔跑,从北京东路折回。不算很长,但已经算挺过瘾了。道路很适合跑步,步行道很宽,但可能烟尘会多点,这不太好。 在陌生的城市奔跑,不是第一次,以前在昆明出差的时候,就是每天午夜都要奔跑的。但那时候奔跑没现在有感觉,现在的奔跑让人感觉很快乐,无以言表的快乐。奔跑的时候,我面带笑容,无视旁人,仰面注视前方。是微笑所以快乐,还是因为快乐所以微笑,我倒是无从得知。 有时,我想应该离开,可我不知该去哪里。确实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实际上我并不会盲目的去一个毫无感觉的地方。你可以相信你也不太会去一个你从未听说的地方。 因为我之前知道这里,我希望以后我闭上眼睛也能想象出这里的样子。这些街道,路牌,车站,小区… ——2010.11.08 新疆 某市

喝酒让人更孤独

哭泣使人更伤心, 今天我更深的理解了这句话. 并不是孤独让人想喝酒, 而是喝酒让人感到更孤独. 晚饭的时候, 要了一瓶啤酒, 一瓶乌苏啤酒. 上一次独自一个人喝酒我已经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了, 或者根本就没有过, 就算是在深圳的时候, 一个人在屋顶, 也不曾喝酒吧…喝酒对我来说有时是因为气氛或者因为任务, 我并不好酒. 我当然知道喝酒之后会让人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但我从未深刻的体会过. 今天我只喝了一瓶, 就已有点不胜酒力了, 很舒服但也很孤独, 那种孤独的感觉从未如此真切. ——2010.11.07 新疆 某市

陌生的城市

纠结了半天,终于决定离开乌市。 对于乌市来讲,我不过是个冷漠的游人。对于我冷漠,我总是感到懊悔,但却没能去弥补。今天有路人问我要钱,我直接没理,拒绝之后没几秒钟我就后悔了,我鄙视我这样冷漠的自己;但没法回过头去给他们钱,大概是面子的原因吧。 已经来到新的城市。现实往往会超越我们的想象力。如果不是身临其境,你无法想象这里的某一条街道:整齐的树木,干净宽敞的人行道…游荡其中感觉还是相当的舒服。 前天我朋友跟我说他住的地方是中小城市,生活压力小,很舒服。我也喜欢小地方的轻松与舒服,但却不甘于此。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有很多人也许一辈子都在这里,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不甘。舒适的生活并非我的追求,生活只是副产品。起个肮脏的比喻吧,生活就像是大便,我们并不是为了拉出好的大便而努力找好吃好喝的。 我想在这个城市多呆几天,闲逛,在路边看书,奔跑,看电影…完全陌生的城市,完全陌生的人们,也因如此,要给我一个更熟悉的自己。 ——2010.11.06 新疆 某市

乌市乱行(3)

今天走得真是够够的, 从中午12点多开始, 到晚上快8点半, 一直在街上不停的游荡.沿着北京路一直向南走, 当然也不是一直都在北京路上, 一会拐到左边的路去了, 一会穿到右边的路去了, 终究还是以北京路为核心的. 北京路走完走新医路, 然后是友好路; 如果不是在某个地下商场迷失, 我应该已经走到火车站了. 从那个地下商场出来, 错误的走上西虹路, 然后拐进老满城, 走南昌路, 哈密路, 然后又回到友好路. 走到八楼, 坐了2路回来. 晚上9点, 2路车上的人挤得都站不住. 不知道是时差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 这个时间像是个高峰期, 不过2路车好像一整天都是满满的. 2路车从南到北, 基本上穿越了这个城市. 我昨天坐车穿越了这个城市, 我今天差点徒步穿越了这个城市. 我脑中有个地图, 我只是去把原本属于想象的地图清晰化, 原本的想象就像是在梦里看到的, 而身置其中才能感受到真实, 才能真实感受这个城市. 明天我可能哪里也不去了, 或者离开这个城市, 我并不需要了解这个城市, 不需要全面的了解, 我不需要向谁描述这个城市. 就算呆上十年, 你所能了解的也不会多出多少, 你所知道的也许还停留在一开始的时候, 或者更新了其中的一部分. 我来过这里, 对我来说, 这很重要而这也就够了. –2010.11.05 乌鲁木齐

乌市乱行(2)

回到宾馆的时候, 外套几乎湿透了, 在宾馆门口一阵风吹来我差点抗不住。回到房间换上羽绒服裹了好一会才暖和过来。宾馆的房间很简单, 一张床, 一个电视, 一个卫生间, 电视是坏的, 卫生间很大, 大到够10个人一起洗澡。 洗澡之后, 我到旁边的大盘鸡拌面馆吃晚饭, 本来想吃点酒, 不过他们店里没有, 自己去买麻烦也怪别扭的, 而且没有酒也不是并非不可。 就要了一份大盘鸡拌面, 5个烤肉。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免费给我加了一份面, 不加我都吃不完。当然, 我也不觉得大盘鸡拌面有多好吃, 还不错而已。 吃撑了出来, 发现才一会的时间, 漫天飘雪了。我就站在那里, 仰着头, 任雪飘落我脸庞, 心里满是兴奋。2010年的第一场雪, 来得不早也不晚, 就是这样的。 走过一地地的落叶, 我走进路对面的学校里。这当然不是我的学校, 我已经很久没有走在校园里了。学校倒无所谓, 只是看到那来来往往的学生, 就会让人想起那些过去, 我们也曾和他们一样年轻, 也一样的忧愁和欢快。 但那些感觉只能留在过去的记忆里了。而记忆总是虚的, 不经意间就会灰飞烟灭不知所踪。你根本没法找回那些消失的记忆, 因为忘记之后你就找不到那些记忆的入口了, 断了。你能想象么, 空气里漂浮了很多的记忆碎片, 但你无法捕捉到任何你失去的一片; 而泥土里也掺满了那些已经腐烂的记忆, 已经没有人看的出它原来的样子了。 这个夜晚, 雪在不断的飘荡, 我走在无聊的乌市, 街头。 –2010.11.04 乌鲁木齐

乌市乱行(1)

今天十二点才起来, 昨夜有点失眠,五点钟才睡着. 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是重新找宾馆, 昨夜入住的西起酒店后面的新楼还在建设, 半夜里有人在干活, 断断续续的机器开动的声音和人的说话声. 虽然这不是我失眠的原因, 但却是很烦人的. 所以有必要换个安静点的. 我找了一圈也就旁边的一个叫光明宾馆还可以, 房间能睡, 但很安静. 再过去一点就是五星的塔里木石油酒店了, 本来来之前想在网上订那个的房间, 后来觉得人应该和气一点, 没必要和钱钱什么的过不去, 于是就作罢了. 今天一整天, 都在下着毛毛的雨, 天空也很阴沉, 但我觉得这天气还不错; 我一直以为天气没有好坏, 只是你心情有. 我喜欢雨天, 因为如果不下雨, 空气里的尘土会很重, 潮湿的空气让人呼吸顺畅. 我没有打伞, 就在路上胡乱的走, 衣服,裤子, 鞋子慢慢的有些潮湿, 我不在乎. 下午的时候吃了一份素抓饭, 我开始以为是羊肉抓饭, 我想吃羊肉抓饭; 但菜单上没有羊肉抓饭; 有鸡肉抓饭, 而鸡肉抓饭又没有了, 好吧, 就吃素抓饭吧, 4块钱. 我来到这里, 方向感全乱了, 我以前只遇到我没有方向感或者方向感反了, 但这次是乱了. 地图应该没有错, 是我脑子乱了罢, 好在我不需要方向, 管它的东西南北. 我也不怕迷路, 我知道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在我脑海里已经很多年, 随便打个车就可以回来了. 吃完午饭, 我坐上了2路公交车, 2路车因为一首歌变得很出名了. […]

终于, 来到乌鲁木齐

出机场的通道有点冷,我上身只穿了一件薄短袖。默默的对自己说,乌市,我终于来到这里。数年来,这个城市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想到乌市来一次;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没有排上日程。 而今我,已经出现在这里了,是不是太晚了?看来是的,但我并不确定。为什么我要来这里呢? 我跟他们说,for nothing. 我只是想出现在这里,不是为了看什么,也不是为了寻找什么; 当然你也能知道我有时候也会言不由衷, 但我那样说的却是事实, 虽然不是全部的事实。有朋友曾跟我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念念不忘,那就去做了它。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 从今以后,我可以经常来;或者不再来。只是那些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2010.11.03 乌鲁木齐 西起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