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推迟的原因

他跟我说, 在婚礼第一次被推迟之后, 他已经按要求买了车, 新房子也接近装修完毕; 但在这次预定婚礼的前一周, 女方家又提出了加送20万现金的要求, 而他女朋友是个”好女孩”, 很听家里的话, 家里说啥都是圣旨…他”暂时”拒绝了这个要求. 这是为什么他第二次推迟婚礼的原因. 这生活, 很有意思.

允许混沌

我允许自己混沌,怎么说呢 是非,正反,好坏…我允许我自己可以不在他们之间作出选择 这种允许,于我而言,是明确的而非混沌 很多无法确定在于我自己的匮乏,缺少理解或者有矛盾的理解 而,更多的不确定在于事物的复杂与变化 因而,这个世界就是存在混沌状态,一种不确定的状态

读书笔记: 光荣与梦想之罗斯福去世

1945年4月12日,在德国投降前20天,日本投降前4个月,罗斯福去世了。 下面一段是日本首相的话:“我得承认,罗斯福确实领导有方,美军今天的优势地位莫不有赖于罗斯福的领导。因此他的去世对美国人民是个巨大损失,这点很可理解,我也深表同情。” 日本广播台也特地“为这位伟大人物表示敬意”。 日美那时是水火不容的交战双方,美军已伤亡一百多万,日军更多。但罗斯福得到了敌人的尊敬,而日本也表现出自己大度。这是值得欣赏的。 而纽约邮报的哀思方式,很有意思,它只发布了一条短消息: 最近部队伤亡名单: 富兰克林.德.罗斯福,总司令,地址:白宫。 我在车上读到罗斯福去世的这一章,眼泪忍不住掉下来,说不上是为什么。对于大人物的死,我倒不会有太多伤心,但我为人们对他的悼念而感动。 就像我看电影角斗士,马克西姆倒下我并不会落泪,但公主说的那几句话就能让我落泪,她说“他是罗马的战士,荣耀他”。 人们悼念的往往不是伟大人物的得到,而是他们的给予。

读书笔记: 大败局

在书店里,粗读了一下《大败局》,讲的是那些成功的企业(家)遭受挫折或者覆灭的故事。那些疯狂一时的企业,往往因为一件不起眼的事情而被吞没,毫无还手之力。虽然他们的创意、理念独特而新颖,却在大冒进的过程中忽略了一些本该重视的事情。 什么是重要的,什么应该去重视,当然是因时势而变的。我们不应该说什么比什么重要,或者说什么什么决定一切,那只是无聊的口号。你的短板往往是最重要的,但短板往往会变化的;没有可以决定一切的东西,完全没有,事情的发展是由很多因素共同影响的。 很多时候,我们做一个决定,依靠的是情感或感觉而不是理智,不是说理智好而感觉就不好,只是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要意识的到有“理智”这个东西的存在,“感觉”不是唯一的选择。 迟早,我会成为一个船长,一个统帅,在理智或感觉之间作出的选择将会生死攸关。

卖了我吧

在车上,抱怨声不断,我只是安静的坐在位子上。最该抱怨的其实是我吧。 在杭州,被倒卖了四、五次,才上到这个车来。有人上车买的票,50块。不在车上买的,有80的,有100的,我是最大方的花了120块。杭州客运的混乱可见一斑。 这车中途又进入苏州城下客,大半车的人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了。不过大嚷归大嚷,谁也不会因为这样而不坐了,终究这个车最后还是要到无锡的。

在义乌

或者是,为了让自己感觉更孤独一点,我到宾馆楼下,点了烤肉和啤酒。有点冷,不过没关系。 我到义乌来了,但我对这里说不上什么印象,我只是来到这里了,而已。这里有个商贸城,也许是这里最出名的了。我这两天就在这里,也不曾离开这个小区域,我的活动路线简单而死板。就是从宾馆到商贸城,来回。 这里在城市的边缘,除了多如牛毛的宾馆,和遍地的商铺,就是一个商贸城。晚上街上全是大排档,一排排红色的帐篷,延伸远处。晚上,走在街上,不断的有三轮车夫过来说话,问要不要去市里,那里才好玩,红灯区,很开放,三十块钱就可以看脱衣舞。我觉得无所谓,脱衣舞没什么稀奇的。我于是摆了摆手。 大排档也没怎么有人,估计是天冷了的缘故吧,有的帐篷没客人,有的能有一桌,我宾馆楼下的这个有三桌,倒是很不错了。 我白天也没逛多少商场,看了一会就坐在KFC三楼的窗边,看着下面来来往往,阳光暖和而美丽。生活总有惊奇,在这里这个商场给我惊奇。她很大,感觉得有五六万个商铺,延绵三四条街。真正让人长见识了。 我无意中见到一个我拿货的厂家的商铺,我从他那拿货不多,但拿了有一阵了。他问我在哪里做,我说在深圳,他就问我“你就是那个谁谁吧”。没错,我就是那个人。他说现在很缺货,工厂招不到人,今年外贸的单子明年四月也不一定能做完。他说只要我不扰乱他的价格体系,什么有货他都可以给我。 他主动跟我提起SRM,看来SRM在业内无人不知,大名鼎鼎如雷贯耳。我以为他要透露什么信息给我,最后却没有,或许他是向我打听消息吧,我当然也没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诉他。他想请我吃饭,但他要在店里脱不开身,于是就作罢了。 决定明天离开这里,去无锡看看。我是明白的,有很多地方我还没去过,每个地方都有值得去的理由,如果需要理由的话。

无聊影评之西风烈

西风烈这个电影, 一直感觉别扭加无聊,但说不上来什么。我是上个月在乌鲁木齐看的,现在突然想到两个词,虚伪和无信。对,这就是这个电影让我感到很别扭的地方。 张宁受雇杀人,跟雇方和被杀的都无冤无仇,但他破坏江湖规矩,用手机把雇方接头的人偷拍下来了。这是为什么有杀手要追杀他的原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无可厚非;但这个张宁,拿了人钱财,倒也消灾了,却还要给他钱的人跟他一起死。在这点上,他是个垃圾。 倒是那个杀手麦高,他才是个汉子,这个电影他才是男一号。他说杀人不是目的,只是为了目的而杀人。他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拿回张宁偷拍的照片。他才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领命而来,就是要完成任务的。最后,警察约他决斗,他答应了。在决斗时,他毫无防备的被另一个警察暗算,那个警察说不值得这样,这个就像赌场里出老千的行为。在品格上,警察要低杀手一个层次的。 电影里主要三拨人,杀人逃犯,职业杀手,警察。他们都杀了人,我唯独欣赏的是职业杀手麦高,他是令人尊敬的专业的职业杀手。而杀人逃犯和警察,素质低,品格差,卑劣,为我所不屑。 无信我之前就想到了。我刚想到的是虚伪这个词。为了符合主旋律,电影到处弥漫着虚伪的气息。这本来是一部赞美警察的宣传片,但却拍成了颂扬杀手的宣传片,真是失手啊 有人说,警察就不该跟杀手讲道理,我不以为然。当然,你可以认为那些卑劣的人很聪明,你可以认为那种聪明是必要的。但品格与身份并无直接关系,身份和借口掩饰不了无信这个事实。在片子里面,警察和杀手是平等的,在抢一个东西,不会因为警察是“正义”的就可以出老千。 坐到赌桌前,就一样是赌徒,就要讲规则,赌桌上没有正义的老千。虽然他们可以那样做,但我是不屑的。

我们, 会服输么

显然, 有时候我们会认输, 但服输是另一回事. 在经历无数挫折之后, 大多人都会变得”聪明”, 那叫收获, 也叫成熟, 当然也可能叫服输. 那天我在Tra Vinh, 看着旁边谈笑风生的小年轻, 我突然想, 多年后他是否还可以如此呢, 在生活事实面前, 他也会服输么; 而我们, 是不是已经服输了, 或者将要服输了呢, 不管如何, 我不以为悲, 也不以为喜. 我早已不再迷信什么道理, 那些先哲或者贤者们说的话都很有道理, 但道理却往往经不起仔细推敲. 所以, 看过就好, 那不会成为我的道理, 虽然有时候可以拿出来糊弄人. 我脑子里只有一些混沌的东西, 说确定又不确定, 说不确定又好像确定, 就像是在天堂往地狱的路上, 或者从地狱往天堂的路上, 或许应该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 有时在地狱附近, 有时在天堂附近… 也许输是一种”事实”, 但”服输”却是一个内心的状态. 我当然见过很多服输的人, 从他们的言行里, 能看得出来, 虽然他们确实做了很多功夫来掩饰, 但那无济于事. 对于”成熟”, 我无言悲喜. 成熟意味着成长, 也预示着败落,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 虽然也不全是这样. 也许有一天, 我也会彻底的服输, 但至少今天还没有.

读书笔记: 光荣与梦想之原子弹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时候, 大国里面, 美国的实力算不上号的, 弱不禁风…那时最厉害的应该算是德意志帝国, 那几年, 德国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是美国的三倍, 后来很多德国物理学家都跑到美国或者德国之外去了(那时候移民美国应该很容易)…原子弹的出现应该就是这些人的功劳. 那时候, 物理学家已经发现制造原子弹是可能的, 效果也是很厉害的. 但美国民众不愿参战, 觉得美国有大西洋和太平洋天然屏障, 不会有事的…研究原子弹的事要在国会审议, 通过的机会很少.  但就是有一些人, 知道德国在搞原子弹, 想办法让罗斯福总统知道(但不能让那些反对的人知道). 爱因斯坦写了封信通过罗斯福的顾问送到罗斯福, 因为实在是太重要, 顾问当面念给总统听以防他遗漏了, 但信写太长了, 罗斯福听不耐烦, 而且觉得政府出面干预这个事情, 还不到时候. 顾问就约总统第二天吃早饭. 顾问冥思苦想,想了一夜,想着如何跟总统说明白这个事情。第二天早餐时他给罗斯福总统讲了个故事, 说拿破仑当初拒绝了一个人的造船术( 说那个技术没有实用价值), 要不然英国就早已不存在了(英国不存在, 美国也不知道在哪里). 罗斯福终于明白过来了…他对顾问说, “你是不想让希特勒把我们都炸死, 对吧?” 这是一个非常秘密的计划, 只有罗斯福和他圈定的几个人知道, 连副总统也不知道(罗斯福去世后, 杜鲁门继任总统后都不知道有这个项目的存在, 斯大林对这个项目都非常了解), 国会当然更没有人知道了. 罗斯福就是这样的人, 总是走在美国人的前面, 当美国人不愿意参战的时候(国会不会通过各种法案和预算), 就着手准备战斗; 当参战的时机成熟了, 他也已经准备好了. 附: 上文提到的关于拿破仑的故事是这样的: 1803年,拿破仑率领法国军队在欧洲大陆屡次打败反法同盟,耀武扬威,可就是不能征服西边的英国,因为陆军无法大规模在英国本土登陆,海军实力又不如英国。这时富尔顿向拿破仑建议使用汽船,即使在恶劣的天气情况下船队也能越过英吉利海峡,把强大的法国陆军运送到英国作战。拿破仑很感兴趣,听富尔顿介绍他发明的汽船。富尔顿说要砍掉法国军舰上的桅杆和风帆,用笨重的蒸汽机来做动力,还要把军舰上的木板换成钢板。这个想法太超前了,当时英国人创制出的蒸汽机火车运行还没有成功,富尔顿由于资金所限还没有制成一艘真正意义上的汽船,所以拿破仑很难相信闻所未闻的汽船。他指责富尔顿是一个骗子,讥讽说“这个美国人只不过是一个油腔滑调、诈骗钱财的骗子,一个怀有只爱金钱而不爱法兰西动机的冒险家.”

读书笔记: 光荣与梦想之丘吉尔的声音

“我们决不气馁,决不认输。我们要坚持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在天空作战,而且越战越勇,越战越强。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岛,我们将在海滩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巷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永远不会投降。” 在希特勒的攻势面前,这是丘吉尔的声音。

读书笔记: 光荣与梦想之百日维新

“首先我明确的说, 我坚决相信, 我们唯一引为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 这是罗斯福1933年3月4号在就职美国第32届总统时演说的一句话. (我们唯一引为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这句话也是罗斯福夫人为自己选定的碑文.) 他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全国银行休假4天, 因为全美国很多州的银行已经崩溃, 市民排长对提现金, 提金条; 而银行现金储备和黄金储备已经无法应付了, 只能关门停止营业. 四天后, 以财政部长名字命名的武丁法案提交国会特别会议审议, 那时这个法案刚写好, 根本来不及排版打印, 是仅有的一份手写稿, 上面甚至还有匆忙修改的痕迹. 国会秘书在会上宣读, 但大家闹哄哄的, 估计谁也没有听清楚的, 38分钟后, 这份法案通过了. 这份法案规定, 总统和财政部长已经采取的或者将要采取的任何措施, 议会都一律要批准. 然后新发行了20亿货币, 国家印制局新招了375员工, 连夜印制钞票, 天一亮就发往各个银行, 就像给医院送血浆一样. 这样免不了通货膨胀, 但罗斯福没有别的办法. 罗斯福认为在选举中他取得一面倒的胜利, 是因为人民希望改革, 也授权给他改革, 所以他一定要试一试, 他说, “失败了, 就换了一个.” 反正就是要快点变革, 怎么变都成. 那时他的权力庞大到无以复加, 他的任何法案都能在议会通过, 有人说, “德国议会给希特勒的权力, […]

读书笔记: 光荣与梦想之1932年

1932年是美国史上最可怕的一年. 1929年经济大崩溃之后, 美国经济经历了几年的持续萧条, 到1932年, 一切都已经变得不能再糟糕了. 上千万的人没有工作, 也没有政府补助, 无数的工厂停工, 不计其数的银行倒闭, 农民的产品卖不出去, 城市里的穷人没地方住而且只能吃腐烂的垃圾…但胡佛总统一点办法也没有. 1932年是选举年, 残疾人罗斯福作为民主党代表参选, 一开始没有人看好他, 当然也没有人看好胡佛; 但最后是罗斯福和胡佛的战斗. 胡佛渴望连任, 但民众没有人愿意再相信他, 他到全国各地竞选的时候, 人们打出的标语是”绞死胡佛”, 当然还给他扔了珍贵的鸡蛋. 罗斯福以前所未有的优势赢得选举. 在权力交接的几个月时间里, 民众闹事越来越严重; 各地有农民暴动, 民间成立了各种各样的组织. 有个预备役军官组织了一个秘密团体, 宣称如果政府没有什么变革, 他们就要动手. 就连一个平时老实巴交的牧场主, 也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们会得到400支机关枪, 还有火炮, 炮车, 弹药, 步枪, 一支大军需要的所有东西, 我们都快有了. 如果有足够的人敢像我们这样干, 我们就像东进军….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在美国, 以武力来反抗一个制度是个传统. 人们渴望变革, 羡慕苏联, 羡慕共产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人人有活干, 人人有饭吃);  希望有个独裁的人来狂澜颓势, 一个共和党议员甚至说: “如果说美国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墨索里尼, 就是今天了.” 一个议员给已经当选的罗斯福写信, 说: “不论你需要什么权力, 我和共和党的其他成员都准备给你.” 一切都没有准备要改变, […]

无聊, 无聊

往年一提到诺贝尔奖, 就是那种”不要也无所谓”的假傲慢 今年一提到诺贝尔奖, 就是这种”公道自在人心”的假镇定 既然诺贝尔奖代表少数人的意思, 何必那么在乎呢 还要做像真一样的表演, 要假装虚伪, 真累哟, 没事干啊都!!

好玩或者不好玩

每次我出去回来, 他们总是问我, “好不好玩?” 我总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还是不好呢, 我没有这个概念. 或者他们也会说, “那个地方有啥好玩的!” 他们这么一说, 我想确实也是这样的: 那里没有长城, 没有故宫, 没有九寨沟… 我现在仍然记得, 小时候我爸爸说的一句话: “读书不如走广” 我爸爸没读过书, 也没走广, 但他说的这句从何而来我却无从得知 每段旅程都是个学习过程, 对我来说 虽然我无法告诉你我”学到了什么”, 有的事情无法言说却需要亲身经历体会 九寨沟长城我没去过, 无法告诉你她有多么美多厉害 我去过越南三次, 我也没法告诉你什么, 没法告诉你越南好不好玩 但于我而言, 越南在的脑海里比想象的更真实 置身其中, 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他的气息, 那种气息无以言表 越南美不美, 越南姑娘漂不漂亮, 越南人友不友好…. 咖啡有咖啡的味道, 糖有糖的味道, 糖味道好还是咖啡的味道好呢? 坦白的说, 我不太喜欢和别人出去玩, 大抵是因为人们太过于功利了 一定要明确的收获才肯甘休的架势, 让人从心底里厌恶 过于急功近利而无法感受其中的味道, 就像为解渴而喝红酒一样 红酒好喝么, 诚然不好

南越行: 迷路

2010.12.08, 晴, 从Can Tho坐大巴到 Sai Gon. 从Can Tho回到西贡后, 跟阿懂约好晚上去找他. 我知道他的地方, 我也确信能找到那里, 五点多的时候我就给他打电话说要骑车过去. 我知道在西贡的西北边有座大桥, 过了那个大桥往北拐, 基本上就可以找到那个地方. 但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 出发的时候已经六点了, 很容易就能找到那座桥. 过了桥我却犹疑起来了, 不知道该在哪里拐弯. 于是我拐错了路. 而且我手机正好没电了, 我于是只能乱行, 我骑了很久, 也不知道骑到哪里了. 骑了很久才找到一个路边榨甘蔗汁的, 停下来和甘蔗汁的时候顺便给手机充电. 榨甘蔗的妇人不懂英文, 弄了很久才给我找到插座. Google地图是个好东西. 我发现我偏离了目标的方向, 离目标还有相当的距离. 此时阿懂正好给我电话, 我说我在路上了, 他问我半个小时能到么, 我说估计不行, 不确定. 真的很远, 半个小时很难. 我往向后的方向走, 然后向右拐, 然后穿过一条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 在8点半来到相约的地方. 阿懂和他女朋友一定等了很久, 我以为他们在咖啡馆里, 直接骑车冲进咖啡馆, 停车张望的时候, 阿懂从后面叫了我, 他和他女朋友骑着摩托刚来的我后面. 我跟他说, 找到这个地方真的好辛苦啊. 其实是我迷路了. 在旁边的烧烤店要了啤酒,猪排, 鸡翅…老板是中国个人, 说汉语; […]

毫无意义

有人说人生短暂,追求个鸟意义。虽然不管意义如何有无,一生却总是能结束的。只是,就算意义是个屁,人却总是要放屁的,而且往往,在你不确定的时候。 内心总有一些呼唤,可以听得到,呼唤我去做一些真正有胆的事情。也决定了要做一些跟赚钱和改善生活无关的事情,纯粹响应内心的呼唤。 意义不是目的,意义只是附带的结果,不是为了有意义或者为了无意义而去做什么。纠缠于意义,是无聊的事情。谁能告诉我“无聊‘有无意义?

南越行: 黑店

很有意思,今天被船工带到一个Can Tho河边的饭馆(典型的强制消费),我要了份米粉和芒果汁,给船工也要了份一样的粉。你说他们端上来的是什么,方便面和加糖冰水,方便面都没有泡开,糖水喝两小口就没了,船工还在里面吃。等于直接打开我的钱包拿钱。 我把方便面上的香菜和豆芽吃了,哦,还有两块猪肉。糖水一不小心就吸完了,还以为是送的糖水,因为没有芒果味儿(可能加了一点点速溶的芒果汁,但确实感觉不出来,能感觉到的是白糖颗粒)。 没吃几分钟就结帐走人了。他们给我账单的时候有点怯,见我没有吃那个方便面(我就厌恶方便面的),拿着账单在里屋犹豫了几次才过来。总共不到20块钱,我当然乐于成全他们了,反正要闹起来我也闹不过。 本来是想在结束后给船工点小费的,毕竟在太阳暴晒下开几个小时的船也不容易。只是午餐事件发生后,我都想跟他要小费了,哈哈。

南越行: Soc Trang

2010.12.05 阴天 在Soc Trang呆了一天 说“呆”其实是真的呆,没怎么逛。在旅馆房间里呆到了12点多,然后骑车在城里逛了一圈,今天阴天,有风,很舒服。虽然昨天天可以骑行一百公里,但今天确实有点乏力,还是七八十公里比较合适。 今天就在城里广场和河边坐了很久。晚上去了昨天喝酒的地方,“随便”点了两个菜(最后他们还送了一个),要了四个啤酒。喝到11点半回来的,喝酒只不过为了怡情。 也决定要做点实际的事情了。这样说来,我有点期待早点回去了。

南越行: 最好和最坏

I did a stupid thing today, yes, I did it. 2010.12.04 晴转多云 从Tra Vinh骑行到Soc Trang, 里程超过100公里 上午时候起来比较早,九点之前就起来了,想早点来到Soc Trang,十点一刻就出发了。走了差不多21公里,我停下来喝甘蔗汁的时候,发现没有护照,旅店的小妹没给护照。 这是今天做的傻事。 我骑车往回赶,取到了护照,来回差不多44公里了,就是说骑了44公里之后,我还在上午出发时的旅店门口,也就是等于我两点才出发。 沿着60号公路一直走。我相信有个码头,码头那有渡船,我相信那渡船会把我带到我想去的地方。找到码头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果然有一条渡轮,我有些犹豫,没有人买票,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我要去的地方,谁也没问,一狠心就上船了,管它去哪里呢。这是个私营的船只,收了我5000D,之前国营的只收了1000的。湄公河河面很宽,我根本看不出来船要去哪里,我也觉得没有明白的必要,不管是不是我想去的,我无法改变什么了。最后渡轮停靠在一个狭小的码头上,我明白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但只能往前走了。出了码头,穿过一段长长的林间路,有点绝望,不知是在什么地方,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到大路。 过了一座小桥,我看到也不少车从一条之路上开来,想着可能是出路,骑到头看到一个码头,而人们正往渡轮上推车子。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也不知道这个渡轮要去哪里,也不问,就跟着推车上去了。这次收我2000,还算不错。船最后停靠的也是个小码头,出了码头,天已经黑到一伸手手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乱拐一通发现是60号公路。 这就对了,从60号公路渡了河,现在又回到60号公路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原来第一次渡轮渡到了河心岛,第二次渡轮从河心岛渡到了对岸。 因为回去取护照耽误了三个小时,所以现在必须赶夜路了。乡下的夜晚总是黑巴巴的,但我知,沿着60号公路就能到达Soc Trang. 于是,装上手电筒,打开闪灯,夜行四十里。 第一次在夜里,乡村公路骑行,真是个很好的体验。到这边旅馆已经快八点。 今天是最坏的经历,也是最好的体验。之前我每天只骑了七十多公里,今天没办法骑了超过100公里,那看来我直接从Tra Vinh骑到Can Tho都是可以的。两次渡轮的迷失感,想起来很有意思。需要夜骑是我没有想到的,五点半天就完全黑了。想夜骑,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次被逼,也不错。 在Soc Trang住的旅馆在一个“广场”边,“广场”上立着一个巨大的石柱,当然上面会刻有镰刀之类的东西。这个广场其实是个大路口。路口旁边有几个广场,或大或小。有个啤酒场,一个游乐场,一个夜市场。沿街大小门面无数,吃摊林立。 晚上沿路口走了一圈,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最后到啤酒场去喝啤酒。先要了两瓶西贡啤酒,其它的因为看不懂菜单而服务员也不懂英文,没法点。后来在隔壁桌的会英文的朋友帮忙下,弄了一大份锅巴来,也挺好吃的,然后又要了一瓶啤酒,喝到十二点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