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sightworthy

爬山和下棋有点儿差别,下棋你怎么想怎么下无非就是输和赢
在高山里,你怎么想怎么做,结果却是死和活

怎么想指导你怎么做,不同的想导致不同结果
而,结果之一就是死。

在这个过马路都不看红灯的年代
我真的越来越担心,人们到底把生命放在哪里

我们是都完整的回来了,这当然值得庆贺
喝完那杯酒,我们是不是该坐下来思考我们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

在生命几近失去的瞬间,有没有人会在意
我们当然可以当它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我们应该这样做么

生命能承受多少个那样的瞬间呢,经历过能让我们成长么
如果我们能回来只是因为天意,我们有什么理由去庆祝呢,庆祝什么呢

拜谢上天吧,是她让我们回到生活里

坦白的讲,爬山不是我的爱好,虽然我肯定还会去爬山
只是,爬山让我思考,爬山让我成长

因为,我现在相当的关心意识上的问题

思考无法让野树开花,也无法让母狗生蛋

却可以让人不一样,让生命有不同

经历过后,很多事情值得回味,也值得去思考

因为还有未来。

你应该说,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去挑战一下自我
就算是在在安全的前提下

喜欢么,不是的,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
这只是街头传言罢了

挑战自我有很多形式,绝大多数都是相当安全的
可是你看见有人在做什么么

不是一定要爬上7000米的高山才是挑战自我
跑步两公里也可以算挑战自我啊

可以挑战的不仅仅是你的体力
更应该是你的意志力。

我看到的是,基本上没有人喜欢挑战自我
只喜欢挑战别人或者别的东西

个人存在感过于微弱,个人存在意识过于淡薄
无法认识自己或者没有意识去认识自己是主要原因

挑战自己其实是在认识自己为前提的
如果一个人没有明确的个体存在感,我觉得他无法去挑战自己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也无法意识到要挑战的是自己的什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