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 fly to the place belong to us

我说, 什么环境, 基本可以决定什么样的生活
周围的环境, 周围的人群, 人们往往很难飞出自己的牢笼

同样的位置, 往往会是一样的视角
一样的人们, 往往给你相似的思维

我们身体受到限制, 我们的思维也无法张开翅膀
我们已经把自己囚禁在无形的监狱里

牢门打开着
我们却情愿留下

习惯了牢狱, 其实牢狱也是生活
于是, 无所谓好坏

我们看不到远方, 于是, 无所谓远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