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2007年爬行玉珠峰的记忆

1. 02 May 火车上

出发的那天是2007年05月02号
在北京的时候去找赵同学拿了相机, 那相机本来是要卖掉的

回到北京西站的时候, 坏事都被他们干完了
十几个气罐被他们分批偷运进了候车室, 当然是绕过了各种检测设备

路过那令人心碎的荒凉,铺满黄土
穿过那令人心醉的原野,撒满月光

这是开往格尔木路上的感概, 火车在荒野上行驶
我趴在卧铺上, 望着月光, 是窗外的原野上流淌着淡淡的月光

2. 04 May 在格尔木

到格尔木的时候离天亮还有些时候
众人到宾馆开了个房间, 整理背包看电视, 等待黎明

超市开门的时候都快到9点了
买了很多吃的喝的, 还有好几百块钱的高原安, 分装了好几个箱子扛了回来

那是SUN有感冒, 在大家的建议下他决定带格尔木多停留一天打吊瓶, 我陪同
于是有机会逛了一下格尔木市, 感受那里闪亮的阳光, 还玩了几局5毛钱的台球

第二天, 两人打车赶到西大滩和先头部队会合

3. 05 May 在西大滩, 我犯了个错误

到西大滩的时候应该是午后, 天气还很热
我和sun决定去一号冰川适应一番, 我一开始穿着短袖

一直到到达冰川那, 都还挺热的
但下撤的时候起风了, 我觉得挺能抗的, 没有及时的穿上外套

回到住的地方, 就感觉不太对劲, 吃不下饭头疼厉害
于是早早的睡觉了, 也很快的就睡着了, 一直到半夜

半夜的时候就醒来了, 胃难受, 头也疼的厉害
恶心, 有要吐的感觉, 感觉有气, 但吐不了

我爬起来, 走到房间外面, 房间外的半夜里飘着雪花
我蹲在马路边, 用手勾着嗓子眼, 希望能吐出个什么玩意来

我失败了, 无济于事, 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很久, 郁闷的看着飘飘雪花

4. 06 May 拉一整天肚子

第三天早上, 我没有恶心的感觉了, 开始闹肚子了
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吃不下任何东西, 勉强能喝点水

就算是水, 在胃里也呆不了几分钟, 一会就拉出来了
走路打飘儿, 躺着就不想坐起来, 坐着就不想站起来, 一点力气都没有

那天大家都很好, 就我一个人反应强烈, 很是沮丧

5. 07 May 到5100营地

早上不再闹肚子了, 但整个人还是很虚, 好在不用走到5100大本营
在大本营搭好帐篷后, 因为头有点疼而躺在帐篷里休息

下午时分阳光不错, 晒得帐篷里热烘烘的, 我双手举着睡袋以遮阳
一会会的喊: 热, 这个后来被传成笑话, 不过那时确实很热

不过好下午的好天气也没能持续多久, 在接近傍晚的时候迎来了狂风大雪
一群人挤在狭窄的那辆皮卡的驾驶室里, 看窗外的风雪以及后来的夕阳照

那天晚上, 估计是我在高原上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没有做梦也没有醒来

6. 08 May 爬行到5600营地

早上用高压锅熬了一大锅萝卜腊肉汤, 吃的时候应该都觉得很美味
但后来很多一听到萝卜腊肉汤就反胃, 具体原因无法确定

现在想起来, 那那么高的地方, 吃那样难以消化的食物确实不是好的选择
我也相信, 在向5600营地和登顶的过程中很多人呕吐,那些 腊肉又都出来了

在向5600营地爬行的过程中, 其实是很艰难的, 缺氧的感觉很难能体验到
我每走10步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一步一步的走, 边走边数, 绝不会走11步才停

有人说我体力好, 我不以为然, 很多人这么说之后我觉得有必要纠正这种观点
体力不是万能之神, 很多时候要看你的毅力和体能的分配技巧

靠体力勇猛前进, 那不过是匹夫尔, 他不可能达到他想到的地方的

爬到了5600营地, 一起搭好了帐篷, 风很大,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 呼呼的飘雪
给大家烧了一些水后我就睡觉了, 夜里绕来绕去的做梦, 无法描述, 睡不好

7. 09 May 爬行到6000米并下撤

早上天还没有亮就出发了, 走在冰上, 太阳还没有出来, 手脚都冻得快没知觉
我也是按照前一天的步法, 走走停停, 不过是在冰坡或者雪坡上走, 要特别小心

我的冰爪用了好几次了, 而且本来就不好, 走在冰上总是没法让人放心
爬行到6000米的时候, 我面临一个抉择, 而我现在能在这里打字全靠当时的选择

还有178米海拔就可以登顶了, 我却害怕了
我在6000米的地方往上看, 前面是一片大冰坡, 在阳光下白花花的反光

山顶正飘来黑麻麻的云团, 太阳的周围有个大大的黑色的光晕
在潜意识里, 我感觉有些不妙, 虽然当时阳光很好

鉴于我的冰爪是个烂货, 他们也建议我不要再向上, 向上的过程没有任何保护
于是, 我决定放弃了, 我把冰镐插立在雪地上, 对他们说, 我就到此为止了

我于是下撤到5600营地, 收拾帐篷并提前往大本营下撤
在下撤的路上, 我们遭遇了暴风雪, 雪花随风迎面飞来

好在, 我们第一分队毫无困难的安全的下撤到大本营, 并在车里等待
第二分队的人也陆续到达, 为有两个登顶的人却迟迟未到

接应我们的大哥冲进风雪中, 去接他们两, 一会就把他们两个的背包提回来了
但我们又等了大半个小时, 两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让我们很有着急

于是就叫我和另外一个人上去接应他们, 那时雪下得很大, 视野也不过三五米
在离营地大概100来米的地方, 遇上了他们, 原来他们迷路了, 转半个小时的圈

于是一起回到营地, 驱车离开暴风雪中, 回到西大滩
接着赶回格尔木, 晚上的火车, 那是去北京的列车

8. 两天

10号早晨到了西宁, 我和史大哥在西宁下车
当天和史大哥一起去了塔尔寺, 然后他就直接去机场走了

11号我自己参团去青海湖, 90块钱
青海湖, 那是相当的蓝蓝

12号上火车往回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