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 night

那天夜里, 去机场的路上
我突然意识到, 坚持也不常是放弃的对立面

有时, 坚持是放弃的一种形式
有是, 放弃是坚持的一种表现

就比如, 死也不是生的对立面
而是, 生的延续

那天夜里, 去机场的路上
我并不高兴, 但我仍然很平静

这是我的方式, 也许没有人能了解
我不像他们一样, 我有我自己的方程式

我好像是个轻易认命的贱货, 看起来确实是
但除了我是个贱货, 别的不见得是真的

那天夜里, 去机场的路上
的车师傅开得很慢很慢, 像是在等待

我无所谓, 也不催促
我知道, 总会有可以让我离开的航班

我天夜里, 我只是想离开
离开那片, 静静的夜

诚然, 离开也不是停留的对立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