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而治

时常想起那天的谈话
羽说我有道家的思想: 无为而治

就算到今天我仍有觉得不妥, 也许是对[无为而治]的不了解
所以, 我也想不出到底有何不妥, 或许也是妥的吧

我那天说, 我不会私自去惩罚伤害我的人
因为我认为, 伤害别人是无法愈合自己的伤口

伤害已成为过去, 而且相信也不会再发生
我说, 如果ta该得到惩罚, 那ta会在某时从别处得到, 而不是从我这里

有人感叹世界不公平, 我觉得很公平
所以发生过的不平事都是应该的, 而且都发生了

还没有发生的, 才需要考虑该不该让它发生
我不是纵容别人或者自己作恶, 而是说不要为过去费神

无为, 我并不认为是懦弱的表现
无为即有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