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里格

看到有人去泸沽湖回来的照片, 照片里的里格比当时漂亮多了
只是, 甚为想念; 想念那个下午和凌晨, 安静的阳光和清凉的湖水

那天我住在摩梭往事二楼的一个房间, 从房间出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客厅, 坐在客厅的沙发就能看到湖光…里格是个很小的湖边小村,我到达的那天下午, 无所事事的在村里走了两圈, 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当然我什么也没找到, 如果什么东西想避开你, 你怎么找也没有用. 我于是回到客栈,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客厅有台古老的电脑, 我反反复复的播放那首听不懂的各自远扬, 海角七号里面的. 店里没什么客人,店里小妹也闲着无聊, 她过来问我说为什么不出去玩.

她说:
"别人来这里都要出去玩, 划船, 爬山, 看日落
现在太阳还没落山, 光线正好把那边的山投影到湖里, 非常漂亮
你为什么却呆在这里?
"

我说:
"我已经走了很久了, 累了, 再说我对那些风景也不甚感兴趣, 我只想静静的呆着."

她说:
"你真是个怪人, 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这样的"

或者, 我真不是去玩的; 或者, 我和别人真不一样

那天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中午在路上吃了半碗饭, 天黑时候出去逛了一圈也没啥想吃的. 店里小妹知道我没吃饭, 带了一些饼干和酒来给我,饼干很好吃, 酒也不烈; 吃完还挺想再吃的, 不过却没有了. 感觉也有点饿, 我也许不是没有食欲, 而是感觉不到自己的饥饿, 而是感觉不到自己的饥饿.

那天晚上, 我在我的房间里可以看到隔壁的院子里的篝火晚会, 据说进场费每人20块, 小妹叫了很多不想花钱进去的人到我的房间里来看,在二楼看比在楼下看要好很多, 只是院子里灯光不是很亮, 篝火也照耀不到每个人的脸, 也许他们每个人都很高兴, 可我却看不到.

第二天晚上, 在旁边的烧烤店里和刚认识的朋友喝酒, 大家散去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几点, 也许有3点, 我几乎走不动, 靠着路边的木栅栏呆了很久,也许也不久, 感到无比的寒冷, 可是我找不到我所住的客栈了, 因为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冷得我快受不了了, 酒也醒了一些,走了几步才知道我一直在我住的客栈的前面, 竟然没有认出来.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 当我们找到的时候, 往往就晚了. 那时估计有3点多,我不敢拍门(事后我觉得我挺懦弱的, 要是换是别人, 很可能踹门了), 怕打扰了客栈的伙计. 那天夜里有月光, 衬出夜里无尽的冰凉.

我走到湖边, 站在沙地里瑟瑟发抖, 牙子咔咔的打架, 感觉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一开始不停的跺脚, 后来跳上湖边的猪槽船, 不停的左右摇晃,船也随着摇晃, 打起的浪圈儿不断的向远处滚动. 除了月光的洒落和水浪的声音, 远处的山腰上有人在敲鼓, 半夜里敲鼓我认为意味着不幸. 幸福的夜里不会敲鼓, 不幸的夜里才会打颤.

我在湖边唱歌, 或者也哭. 我只是清楚的记得我前面的是泸沽湖, 湖里没有湖怪.
那个里格的早晨, 我在一个包子店里睡着了, 缩蜷在沙发上.
冰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