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凡事有总得有个度, 什么都会”过犹不及”. 勇猛是好事, 但勇猛过度则是莽夫; 人是要讲原则, 但过度的讲原则等同于没有原则. 紧盯着钱, 就容易被钱干掉; 紧盯着考试分数, 就无法真正学习; 紧盯着异性, 这位异性就会远离你.

说”度”并不是中庸之法, 不敢突破, 缩头缩尾; 而是要有常识(当然, 对常识的依赖也要有个度), 找个硬的东西去撞墙, 而不是用头去撞, 这是常识. “度”是种智慧; 什么都不总是越快越好, 这也是为什么有刹车的原因; 你可以说刹车限制了速度是种懦弱, 为什么不勇往直前呢?

他说”这很虚”, 于是发飙. 我接着无语, 他接着发飙, 我持续的无语. 最近跑步, 跑到山顶感觉比较艰难, 因为开始的时候感觉身体比较轻盈, 步子也比较飘逸, 临到山顶的时候, 那样的步子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还没适应好这个度, 我是说我的度有点快了.  我想狂奔的时候我就会狂奔, 但我不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我也了解我现实的能力, 如果我跑得更快, 我就没法跑得那么远, 我没有否定自己或压抑自己, 这才是现实. 不管有多大的梦想, 我们都要承认现实. 因为, 不管你承不承认, 现实都是现实, 所以最好聪明的承认; 现实是在刮风, 你就该承认是刮风.

为什么要度呢, 我就不要怎么着? 那就不要吧, 谁能把你怎么着, 你都没法把你怎么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