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那妈,顶硬上

听说, 这句话已经被凿下了.  这是一句带粗口的粤语, 但也是很硬挺很有力量的一句话, 却被凿下了. 唯一的理由肯定是领导不喜欢. 领导喜欢”文明”, 当然那是形式主义.  领导也许不明白, 文明和粗口并不是对立的.  历史往往是被后来的人创造的, 或者说编造的.

我不会粤语, 但能听懂几句也会说几句, 粤语不难学.  有人说普通话也不过是北京方言; 让全国人民都说北京方言, 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语言是文明的传承, 韩国朝鲜, 日本, 越南, 在几百年前都是借助汉字来记录他们的文明, 后来都有了自己的文字自己的语言, 因为他们的文明和咱的不一样, 他们需要自己的语言.

战败国往往会被强制的失去他们的文明, 战胜国会把让自己国家的语言在战败国普及. 粤语的艰难的处境在于说粤语的人没有没有掌握过这个国家的政权. 否则粤语肯定是我们的官方语言了. 普及这种文明, 并不是要消灭的别的文明, 当官者身居高位而无以听民声, 无法聚广议; 这是让人很难过的事情.

我普通话讲不好(想想, 毛泽东也讲不好, 心里平衡了不少), 普通话不是我的母语, 是我的第二语言, 事实如此, 而非为讲不好普通话找借口. 当然, 我曾为此感到很自卑. 我的母语带有别样的文明和历史, 这是不可否认的. 发音和表达方式已经完全的不同, 我为我的母语骄傲.

也听说, 广州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了非法集会, 喊了些文明的口号, 如”丢那妈”,”XX,收皮”, 我要是在广州, 一定会挺他们. 我也是不明真相的. “不明真相”, 就该”顶硬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