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难兴邦

不可否认我是邪恶的
有时候我甚至希望发生更大的灾难

我可能并不会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难过
我为那些”活着”的人难过, 他们造的什么孽啊

死去的人总是死去了, 灰飞烟灭
而”活着”的人却不明白责任和意义

猪虽牲口, 农人却能善待之
民乃国之子, 国却待之牲口不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