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端

今天和朋友聊天, 她十月份领结婚证了, 然后明年办酒席; 当然在领证之前已经同居了不短的时间. 结婚本身是一件事, 却可以分阶段完成, 我觉得这个挺好玩的, 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

我说如果我结婚, 要么简单的领证, 要么就认真严肃的办婚礼(结婚后再在一起)…婚礼其实是个形式或者说仪式, 但我不喜欢本来就已经老夫老妻了还硬着头皮表演给别人看, 要搞仪式就要让仪式有真正的意义.

要搞, 就认真严肃的搞, 要么就不搞, 这是我的极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