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行: 降落西贡

2010.11.28 雨 从广州飞西贡,从西贡转到平阳

很显然,我现在平阳省的一个旅馆里,墙上的电风扇呼呼的转个不停。

昨晚,我在两个手机上设了7个闹铃,只是为了防止我今早醒不过来。早上七点的第一个闹铃第一声刚响起的时候,我就醒来了。扛着自行车赶到八卦岭的白云机场候机楼,赶上了上午八点班次。

自行车的包装很不规则,在机场的时候我又让打包的给加了几条绑带,不过后来的事证实着几根加固绑带用处着实不大。也因为不规则,我的自行车最后要走超大行李通道,好在没多要我的钱。

没想到,在入越南海关的时候问我住在哪里,没准备呢,鬼才知道我要住哪里,可是鬼知道没用,我不知道不行,急忙翻书,找了一个旅馆,叫Spring hotel, 不知道它在哪里,报上去就可以了。这个和大前年在曼谷入关的时候一样的,随便找个旅馆名字就可以。

找到行李,出了机场,却找不见来接我的朋友,我怕他没看到我,在出站口走来走去好几次,傻傻的背个包装奇怪的行李。到旁边的小亭问能不能打电话,那人说只买电话卡不能打电话,悻悻然。

好在他很快就拍了我的肩膀。这里叫他阿懂吧。他来晚了,估计是在路上耽误了。天空乌云密布,刚下过雨,飞机上通报说地面温度是31度,加上刚下雨,有点小桑拿。阿懂带我上了152路车,这车终点就是边城市场。从边城市场再转19路到平阳省,平阳省和西贡隔了一条路:A1国道。在路上的时候,哇拉拉的下起了雨。

看着街边的景致,感觉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我承认我一如既往的喜欢这个地方。又看到那个雕像,饱满浑浊的西贡河,川流不息的车流…

阿懂来这边有三四年了,换了两三个公司,不过都是台湾的企业。他在企业里做资方的管理人员。现在他直接管理的车间有1200多人,负责给阿迪锐步的衣服印上LOGO, 这些LOGO都不是机器印上去的,机器印的效果不行,没有手工印的效果理想,而阿迪锐步这样的企业,对品质的要求是很高的。每印一个标识大概收益0.2$。

在平阳省,靠近西贡的一个地方,有两栋大楼,一个是“台湾楼”,台湾人一般都住在那里;旁边的一栋可以叫“中国楼”,很多非台湾的中国人住在这里。这里什么都有,烧烤,中国餐馆,超市,金店,咖啡馆,热闹非凡,真正的新中国城。阿懂说,前阵子就有个中国人在这里结婚,女孩是这边的老华侨的后代。

我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咖啡馆,阿懂跟咖啡馆里的每个人都熟了,推着我的车车进去,有人接过停在门口旁边,我有点担心,他说没问题,我还是不安心。雨不停的下,端上来的咖啡真的很香,那浓香可以让人回味很久。店里有三个工作人员,当然是小妹,身材真是没得说。时不时进来几个中国人,跟阿懂用汉语打招呼。阿懂说,他基本每个周末都来这个咖啡馆。

在吃饭前,他带我到旁边的旅馆,风扇房间,120000一天,大概四十块人民币。房间还不错。

阿懂把他的几个表弟和侄子都带来了这边,当然还有他的女朋友,总共差不多能凑够一桌人。今天是周末,有两个加班不能来,另外几个都过来了,加上我六个人。阿懂说,平时他们都挺忙,所以周末的时候就会聚一聚,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了。

我们去一家中国菜馆吃饭,我吃过不好的中国菜里面,这家应该算一家,简直抢钱。不过,有青岛啤酒,有点意思,当然我们不会喝这个。

饭后到金店里换了100$,2090000盾。大前年的时候,1$只不过能换16000盾,现在已经快21000了。阿懂说,这边房子交易都是用金条,卖房子的人只收金条,甚至美金也不要,而买房子的人则要把钱币换成黄金。他听说什么房子要300两黄金,具体“两”是什么概念他也不清楚。

我买了张电话卡,45000盾,送110000盾。后来开通手机上网的时候遇上了麻烦,我发了几十个短信,也没法弄好,真是太麻烦了。后来我上网看了下,很简单的就设好了,只是定制套餐的时候失败了,没钱了。不管了,估计是之前某个短信给定好了。能上网就可以了,反正这个卡才15块钱不到。

这么说吧,我明天要离开这里,还是不离开,往什么方向的,到哪里,我毫无头绪。就这么着,明早再说。

我的车车在旅馆大厅,我想锁他们都不让,讓人疑惑。大厅也是个”KTV”, 我进来的时候,他们拿着话筒在唱郑智化的《水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