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

为昨夜争论的问题,睡不着。昨夜的探讨耗时近三个小时,四个人,都没有准备,主题很凌乱。我同学,同学的老板,这边的一个可能的合作伙伴,还有我。他们三个都是业内专业人士,我只是个倒茶的。

我讨厌这样的讨论,没有二级议题(思路随意飘荡,可这个不是头脑风暴,是在探讨项目合作的可能),没有范围(议题延伸过度,重复了些明显不值得争论的无关的议题),思路混乱(一直坚持的一个思路,被对方不断的中断,双方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理解我们的意思)。

我没有那个行业的从业经历,于是当我说什么时,时不时的听到对方说“我做这个多少年了”,有一次我甚至脱口而出的说“我一年也没做过”。他说通过网络来传输影像是不现实的,每秒24帧每帧3M, 虽然这个数据我不了解,但在这个问题结论却是显而易见的。后来在这个问题上面红耳赤,现在想起来真太无聊了。我说影像是可以压缩的,他说压缩不了多少,你用rar试试看就知道了。我意识到我的表达能力太欠缺了,突然胸口很堵,不知如何去说点什么?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怎么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和行业专家进行这样的争论呢。

我或许有点争强好胜,有时候,我有表达的欲望。如果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应该表达出来,有时候这是负责的表现,对自己和别人都是。虽然也许对方并不高兴,但我并不会难过,对方不高兴不是我错。

我睡不着并不是因为争论本身的烦人,而是我发现对所讨论的系统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可能会改变目前系统的结构,我从中看到另外的结果。这令人担心又惊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