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慈善观

最近有些许富豪聚会, 讨论是不是要捐一些财富来搞慈善.  慈善总的来说是件好事, 这个我是承认的. 但如果我是富豪, 我仍然不会捐出我的财富来搞慈善.  这里面当然有些另外的问题, 并不是我要把财富传给我后代或者揣着近火葬场. 慈善的本意在于不求回报的施舍, 这样的行为固然是善意的, 有爱心的, 高尚的, 美好的. 但我不会这样做.  给艾滋病患者援助, 给孤儿以帮助, 让失学儿童可以上学….那些富豪/明星们一直在这样做.  我认为这些都是小事, 就像你每天都自愿打扫楼下马路上的垃圾一样, 小事情. 有人要说”从小事做起”, 这话很有道理但也不尽然. 为什么? “从小事做起”有时候意味着你会一直做小事, 做小事也让你错过做大事的机会. 当然, 不管做不做小事, 道理都是很丰富的. 基于我是大富豪的假设, 我要关注孤儿这个事情么, 我觉得没必要; 那些注重形象的有钱人和明星们都去做了. 就像上面那个例子, 你每天自愿打扫楼下马路的垃圾, 可是这是清洁工要干的, 不必为爱心抢人家饭碗吧. 我不会捐款, 我还要动员别的富豪给我捐款. 我要做一些需要很多很多钱才能去做, 而且对全人类都有益处的事情…在我们的印象里, 做慈善救是捐款, 这是很片面的.  我绿化了500平方公里的沙漠, 算不算是慈善啊; 就算不是慈善, 这样做也不算是个无耻的富翁吧. 慈善说的是爱心, 有大钱的人就该大爱; 爱这个星球, 爱整个人类; 而不是只爱某些窘迫的人. 想想, 一个手里有上千亿美金的人整天花精力去关心孤儿和艾滋病患者, 简直是无聊+没事干的典型. 他应该做更多更大的事情, […]

多难兴邦

不可否认我是邪恶的 有时候我甚至希望发生更大的灾难 我可能并不会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难过 我为那些”活着”的人难过, 他们造的什么孽啊 死去的人总是死去了, 灰飞烟灭 而”活着”的人却不明白责任和意义 猪虽牲口, 农人却能善待之 民乃国之子, 国却待之牲口不如

形式化是种罪

有时候, 我怀疑自己, 我从不”致敬”也不”默哀” 我怀疑, 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骄傲与无情 总以为, 致敬也罢默哀也罢, 已经被滥用 大多是种形式化而不是真切的情感, 只是为了假装某种态度 形式化是种罪, 有时候是可以饶恕, 但大多时候却不可以 形式化是欺骗, 明目张胆的欺骗, 这是生命的悲哀 我不致敬, 我不怕被人认为我高傲, 我没有需要致敬的人/事 我不默哀, 我不怕人们认为我冷血, 我没有需要默哀的理/由 这是我自己, 不需要装给谁看 不需要假装欣赏, 也不需要假装难过; 我就是没感觉

关于郭德纲事件

挺锅也罢, 倒锅也罢, 这事情得讲理. 1. 郭德纲有私占绿地的嫌疑, 这个嫌疑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2. 记者采访并没有私闯民宅, 这是中国法律确认的, 就算美国法律也一样会这样确认, 这是无需太多争论的, 更不应该默认有私闯的事实, 要讲法律, 讲常识. 不喜欢记者没问题, 不接受采访也没问题; 私闯民宅却是无中生有的. 3. 这个也无关记者的道德, 记者该不该采访这个也不值得争论; 他们有采访这个的自由, 而且这是他们的职业. 不要说什么北京那么对人私占绿地, 干嘛非去采访他的; 这个逻辑简直是完美过度了, 过度到毫无逻辑可言. 4. 这本来和郭没有太大关系, 他只需确认他是否私占了公共绿地; 私占了, 承认犯错, 纠正就好了; 合法的占有, 那就拿出证据来; 大家都完事了.  他挺徒弟没错, 嘲讽邻居嘲讽电视台记者也没啥, 这可能也不犯法; 现在法律也没拿他怎么样对不对. 所以, 人们反对他封杀他也没什么不对的, 这估计也不犯法.  那就各自承受吧. 很多人不认可你, 可能不是这些人的问题, 而是你的问题. 我属于倒郭派, 郭不在理, 而且过于狂妄. 你可以反抗强权, 你可以藐视常规…但你不能无理取闹. 我也看不起大多挺郭派, 不管你是不是郭的粉丝, 盲目挺郭说明缺乏常识和判断能力; 挺他也没问题, […]

关于”保粤”的思考

有人说那只是个提议, 和”推普废粤”还有一点的距离, 他说的是没错的, 距离是有的. 且不去论政府的论调, 否认的论调大多是不可信的. 有人说”保粤”说明粤人自卑或者排外或者对中央的疏远和警惕. 或许确实有些道理, 但我其实不想较真, 只是我们可以做个假设, 如果没有非法的”保粤”聚会, 事情会变成怎样的呢? 政府当然不会出来否认”推普废粤”, 因为政府马上就会这样去做了. 虽然那只是某个官人的一个提议, 但提议变成决议那也不过几分钟的事, 而且变化过程无声无息. 一旦成为决议, 你再聚会性质就很不一样了, 就不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了, 而且就算闹出人命, 决议也很难再改变了; 决议本来也是不该随便改的. “保粤”的意义在于, 让政府知道民众的声音, 让政府知道有人不喜欢那个提议. 很少有人知道那些代表是代表了谁, 代表是从上而下的一个”选举”过程.  上面选出人来代表下面的群众, “我派你去代表这些人”.  你是上面的人, 但你要代表下面的人, 真难为了这些代表们. 政府总是义正言辞的”否认”, 然后再加上一段威胁(那是不明真相的人的非法聚会, 谁再闹事就不客气), 再后来杀几条鸡(杀鸡骇猴嘛, 逮几个有案底的人…), 事情就处理完了. 这个逻辑还是很完美的, 只是有些过时了. 人们应该更多的聚会, 聚会是种很好的表达. “保粤”聚会有必要, 也是有成果的.

我不想有个低俗的人生

今天和同学聊了聊, 有些感受. 在事情来的时候, 我们往往无法意识到它的重要, 等它成为过去, 我们还是无法意识到, 那个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 没感觉有时候是好事情, 但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好事. 钱钱钱…总盯着钱看, 目光短浅与鼠不如, 老鼠都会积粮, 人只会急功近利. 人生不是为钱而活, 那过于无趣和低俗.  钱够生活即可, 生活其实很容易.  我们都应该有点前瞻性的眼光, 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 不能以钱为标准来选择, 而是以未来的空间来做抉择. 我受不了平庸到死, 总得要做点事情; 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不俗). 我跟我同学说, 要说生活我现在过得也不错, 收入也不比你差, 活得也没你累; 可我一点也没有感到满足, 总得要做出点有成就的事; 不然我活着干什么, 对这个星球没有一点好处, 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未来的出路不在于你赚到多少钱, 而是你能做多大的事. 我说如果你的产品(或者部件)被电网的1000万个家庭使用, 那就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你有理由感到满足与自豪; 伴随精神上的满足, 钱包也无需多虑, 也自觉的跟着满足. 这才是做事的方向. 老想着钱, 累死累活一年多3-4万块钱, 操. 太低俗了.

读书笔记:超越自由和尊严

斯金纳是行为心理学派的代表人物, 他认为人的行为是环境刺激引起的反映, 而不是心理活动的体现.  这和传统心理学的思路正好相反, 传统心理学认为, 人类的行为产生与心理状态和心理过程有关, 是人内部心理活动的结果. 我是怀着怀疑的态度来看这本书的, 我不是唯心主义者, 也不是唯物主义者.  我认为这是两个极端, “唯”表示独占式的, 非此即彼. 唯心者不认同唯物主义, 唯物者否定唯心主义. 斯金纳认为传统的心理学研究不科学, 以”科学”的名义来否定”唯心主义”.  当然我也承认传统的心理学研究很大程度上是”不科学”的. 首先我们是不是该问问科学是什么?  科学是用来表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 未来的空间不可限量; 所以我们要允许不科学的东西的存在. 就算是斯金纳, 他立志要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人类的行为, 但在他的很多表述中, 使用了”不科学”的论述. 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人类的心理活动, 并不表示人类的心理活动就不存在, 人类并不像斯金纳所说的那样, 是环境的奴隶. 我承认, 人类不可能不受环境的影响, 但同时人类也有丰富的自我意识; 但哪些是自我意识, 哪些是受环境影响, 哪些是两者合力, 这确实让人没有清楚的头绪.  我总是认为, 环境对人的意识是有影响的, 但人类的行为是由人的意识发起的, 人的意识包括有意识, 潜意识, 无意识, 不管是哪种意识, 都是人类的意识.  人的行为被环境影响有多大, 就要看他的行为主要是由哪种意识发起的. 起个例子说, 饿了就想到要吃饭, 这应该是潜意识; 但在很紧张很忙碌的时候, 可能会想不到要吃饭, 这大概算是无意识吧. 总有很多东西没法用”科学”来表达, […]

房子是个泛滥的奢侈品

有一辆两百万的法拉利, 开到街上, 瞎子都会回头看; 但住间两百万的公寓, 就没那么拉风了. 这个城市遍地都是两百万一间的公寓. 两百万的法拉利是奢侈品, 两百万的房子却只是奢侈, 有价无品. 不要跟我说两百万房子是投资, 两百万的车子不是; 你房子会涨价, 我车子也能涨的: 50年后, 我的车子也是古董车, 值你一栋楼. 奢侈就是奢侈, 无所谓投资或者消费.

GPD的智慧

经济的高速发展, 会使中国更加落后于其它发达国家. 这么说像是很矛盾, 但其实其中的关系却容易理解. 当GPD成为高官们基本上唯一的政绩考量, 后果就已经显而易见. 吃屎都可以吃出GPD来就可以说明GPD有很无聊的一面. 当民众相续成为房奴车奴孩奴, 这个国家却早已成为GPD奴.  人们好面子而花300万买100平的房子, 国家好面子而保证8%的GPD增长率. 我们的落后不在于我们的实力, 经济实力或者军事实力或者科技实力, 在于我们的意识, 在于我们的思维和理念. 争胜好强无可厚非, 但要符合自然界的规律. 奇迹都是偶然的, 或者不符合规律的. 当一个男人每天服用3粒伟哥, 他当然会来的很刚猛, 这是奇迹; 但这个男人要是坚持这样一个月, 他就直接是火葬场的VIP. 这倒是符合规律的奇迹. 当我们的经济更加强大, 我们离毁灭就更近, 这当然是耸人听闻的. 和谐(社会)要自下而上, 这才是和谐的规律; 就像MINZHU一样. 自上而下的和谐本身就缺乏人性, 成为一种统治的道具.  和谐, 人与环境的和谐, 人与人的和谐, 民众与政府的和谐… 但环境越来越糟糕, 你要求人们怎么去和环境和谐? 人们生活越来越艰难, 你让人和人怎么和谐? 当然, 人们和政府一直以来都很和谐, 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 这个世界不是人类创造的, 但人类却可以毁灭它;  这是彰显人类智慧的地方.

丢那妈,顶硬上

听说, 这句话已经被凿下了.  这是一句带粗口的粤语, 但也是很硬挺很有力量的一句话, 却被凿下了. 唯一的理由肯定是领导不喜欢. 领导喜欢”文明”, 当然那是形式主义.  领导也许不明白, 文明和粗口并不是对立的.  历史往往是被后来的人创造的, 或者说编造的. 我不会粤语, 但能听懂几句也会说几句, 粤语不难学.  有人说普通话也不过是北京方言; 让全国人民都说北京方言, 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语言是文明的传承, 韩国朝鲜, 日本, 越南, 在几百年前都是借助汉字来记录他们的文明, 后来都有了自己的文字自己的语言, 因为他们的文明和咱的不一样, 他们需要自己的语言. 战败国往往会被强制的失去他们的文明, 战胜国会把让自己国家的语言在战败国普及. 粤语的艰难的处境在于说粤语的人没有没有掌握过这个国家的政权. 否则粤语肯定是我们的官方语言了. 普及这种文明, 并不是要消灭的别的文明, 当官者身居高位而无以听民声, 无法聚广议; 这是让人很难过的事情. 我普通话讲不好(想想, 毛泽东也讲不好, 心里平衡了不少), 普通话不是我的母语, 是我的第二语言, 事实如此, 而非为讲不好普通话找借口. 当然, 我曾为此感到很自卑. 我的母语带有别样的文明和历史, 这是不可否认的. 发音和表达方式已经完全的不同, 我为我的母语骄傲. 也听说, 广州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了非法集会, 喊了些文明的口号, 如”丢那妈”,”XX,收皮”, 我要是在广州, 一定会挺他们. 我也是不明真相的. “不明真相”, […]

无语

我们买车买房, 我们结婚养孩子…我承认这些都是对社会做出了贡献.  我会做但只是不想仅限于此. 也许我的一生会平凡无奇, 但那肯定不是我的习惯和渴望. 如果我是一个赌徒, 那我也是一个诚实的赌徒; 我是说, 我能服输, 所以赢了也不会很奇怪. 总有一股冲动, 无法抑制.  别人也和我一样仍在晕头转向么, 或者只有我在晕头转向, 而别人已经认定了方向. 我倒不害怕和别人不一样, 和他们一样也不见得是好事情.  只是想更了解自己, 找到自己的应该的位置, 如果你是水手, 就该呆在轮船甲板上; 如果你是舵手, 就应该呆在驾驶室里. 我仍然不知道, 我该是什么. 唏嘘.  奔跑是一种需要, 但跑向哪里确实需要智慧. 我缺的是这个智慧么? 或者我缺的是寻求这个智慧的胆量.

关于

1.关于幸福 我们其实, 无法理解别人的幸福或者不幸; 我们经常猜测别人是幸福的, 或者是不幸的. 因为, 我们设想如果我们身处他们的位置; 但人有不同, 他们在那个位置他们是幸福的或者不幸的, 但我们在那个位置却不一定有相同的感受. 看来, 我要说的, 不过是, 幸福或者不幸只是一个很私人的感受而已, 外人不必妄加猜测. 2. 关于唐先生 唐骏先生最近遇上了麻烦,自己澄清辟谣,”我没说过我是名牌大学博士,我的母校其实是…”,都不好意思说。接着估计各方人等都要出来辟谣,“那是笔误,是临时工干的”,——临时工从来没干过好事;“他本人没说过,我自己网上复制的”——网上那些人乱说。总之唐先生没做过,只是江湖中无缘的谣传罢了。见腻了这样的小把戏,每次都是临时工,严重缺乏想像力,得补补。 在我们的世界,不诚信的代价太小以至于让部分人以不诚信为荣。没有羞耻感,这是一个恐怖的事情。在人们的价值观里没有诚信,重利而无信。这真让人绝望。 事实上,唐先生已经说了“不管了,明天还会我行我素”,从容得让人“敬佩”。 其实,他该谢罪,然后消失。 3.关于世界杯 开始我看好阿根廷,阿根廷走了我看好西班牙,这不是马后炮,赛前的赌局我赢了。西班牙不是弱队,阿根廷当然也不是;当然谁强谁弱没法精确测定。阿根廷在德国面前丢尽颜面,德国却趴在西班牙脚边哭泣,这就像剪刀石头布,一物克一物。 最后的决赛,我还是看好西班牙。

户口.移民

回来了以后, 去办港澳通行签注(通行证去年已经办好了, 就是加个签注), 要身份证(+复印件), 户口本(+复印件), 照相(费用30块钱, 只用5张照片中的一张), 交费(交费的地方来回有3里地), 回来的路上心酸得想哭. 被折腾得很委屈, 说白了”人家”就是不乐意你去腐朽的资本主义的地方. 住在深圳, 有个深圳户口真是幸福. 我真切的羡慕他们. 当然,我也在想, 办一个深圳户口和办个美国绿卡, 到底哪个更难一点? 美国明确规定, 50万美金(约340万人民币)的投资就可以移民; 不知道深圳有没有这个政策, 投资多少可以落户. 有340万, 在深圳落户恐怕也不容易把吧(有关系的除外). 340万倒是可以买个差不多的房子, 但现在买房已经不能落户了. 苦. 照我目前的情况, 估计落户深圳比落户美国要难. 我现在什么情况呢? 没单位, 学历一般, 没大钱, 没突出贡献….反正怎么说都不是个人才. 深圳欢迎人才, 但我不是人才(或者我是但我也无法证明我是人才), 我想我更应该属于黑名单上的一类: 无业社会青年. 费尽心思,拼死拼活的去弄一个深圳户口, 我更乐意去努力获取一本美国护照…想到这点, 移民的渴望变得空前强烈. 如果深圳户口比美国绿卡还难弄, 我凭什么不变成美国公民呢? 别跟我提爱国, 那样会伤你我的感情.

良心是什么?

有人说, 如果在乱世, 我会是个枭雄. 那时我说 什么都可以卖, 人口武器毒品, 但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 就像, 杀人也不尽是十恶不赦的 要凭良心做人做事 关于违法, 我的态度是: 法律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良心 那么, 什么是良心? 有人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不犯 事”的角度来说,是个好的教条。良心应该有另外的“标准”,良心允许犯事,允许伤害别人。这样说来,良心像是没有准则,但其实并非如此。

我说凡事有总得有个度, 什么都会”过犹不及”. 勇猛是好事, 但勇猛过度则是莽夫; 人是要讲原则, 但过度的讲原则等同于没有原则. 紧盯着钱, 就容易被钱干掉; 紧盯着考试分数, 就无法真正学习; 紧盯着异性, 这位异性就会远离你. 说”度”并不是中庸之法, 不敢突破, 缩头缩尾; 而是要有常识(当然, 对常识的依赖也要有个度), 找个硬的东西去撞墙, 而不是用头去撞, 这是常识. “度”是种智慧; 什么都不总是越快越好, 这也是为什么有刹车的原因; 你可以说刹车限制了速度是种懦弱, 为什么不勇往直前呢? 他说”这很虚”, 于是发飙. 我接着无语, 他接着发飙, 我持续的无语. 最近跑步, 跑到山顶感觉比较艰难, 因为开始的时候感觉身体比较轻盈, 步子也比较飘逸, 临到山顶的时候, 那样的步子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还没适应好这个度, 我是说我的度有点快了.  我想狂奔的时候我就会狂奔, 但我不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我也了解我现实的能力, 如果我跑得更快, 我就没法跑得那么远, 我没有否定自己或压抑自己, 这才是现实. 不管有多大的梦想, 我们都要承认现实. 因为, 不管你承不承认, 现实都是现实, 所以最好聪明的承认; 现实是在刮风, 你就该承认是刮风. 为什么要度呢, 我就不要怎么着? 那就不要吧, […]

读书笔记.社会契约论

说白了, 整个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约定. 社会上的每个人必须交出天然的原始的自由(绝对的自由), 接受契约的自由. 简单的例子吧, 我和你能和平相处, 那是因为我们都遵守一个彼此的约定: 我不会主动打你, 你也不会主动打我; 一旦你打了我, 你就放弃了这个约定, 那我也不必再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也可以打你. 但如果没有了这个约定, 我们谁都不好过; 绝对的自由会侵害别人的自由, 而别人的绝对自由也会妨碍我们的自由. 契约论认为, 社会该是由”人民意识”控制的, 就是说由人民认可的人来制定法律和管理这个国家, 统治与被统治成为一种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约定. 一旦人民觉得管理者背离了他们的利益, 就可以推翻这些管理者. 美国宪法是契约论的体现之一, 民 主选举, 三权分立. 由人民选出来的代表来管理国家, 一旦代表们做出了不利于人民的事情, 人民通过投票对管理者进行弹劾. 人民与国家的管理者按照契约行事: 我们选你出来, 你要称职, 我们就满意; 你要做的不好, 我们就换人. 纵观伟大国度, 每开会必谈民 主, 然而, 没有经民 主 选举产生的团体, 如何能民主呢. 从上而下的民 主, 梦境罢了. 人民无法制约, 你说” 民 主 “就民 主, 你说不玩了就不玩了. 这是民 […]

读书笔记.把深圳做主场

《城市战争》是本烂书。先且不说是否认同其观点,只是作者的观点本身让人难以琢磨,用了很多少篇幅来写深圳,深圳基本上一无是处。一开始深圳没有文化,过一会又说深圳其实是有文化的,思路混乱自相矛盾,感觉是不同的人的文章拼凑起来的。 选择一个城市对一个人来说是重要也是必要的。去年曾经听人谈起珠三角已经不行,说现在应该去长三角找工。我深不以为然,长三角或者说上海在国家大力扶持下已然即将成为金融中心,但对于一个月薪不到2000的人来讲,金融中心恐怕也没有很多帮助。 深圳固然已经没有那么激情澎湃,高房价和高消费正在打击很多人的热情。但这个城市的文化是打拼,他没有历史的城墙和无力腔调,文化并不仅仅是文字艺术等东西,应该还包括无形的意识。 政策上,体制上,深圳已经没有优势,这好像是不可避免的,能走的资本主义道路都走完了,别的城市也赶上来了。体制改革已经达到禁区的边沿,突破是奢望。 但深圳仍然承载着我的梦想,应该也是很多人的梦想。这是个充满梦想的城市,不要鄙视铜臭,钱是大多梦想的起点。不必逃避,不必逃避你的梦想。 深圳,是开始的主场。

及时止损

终于意识到, “维权”需要成本, 有时候得不偿失 前天那个淘宝的退款申请, 确实要等9天后才能由客服介入, 最后的处理结果估计要等半个月以后了. 我在想这半个月的等待我得到什么失去什么…我什么也没得到, 就算钱能退回来了, 可那钱本身就是我的, 搞了半个月钱也没多出来…这半个月, 钱被冻结, 我手里的货也一样被冻结, 半个月后又回到开始的状态: 我钱没花, 货也没进. 我在想我这是在干什么? 时间是个成本, 精力也算是成本; 花去这么多成本却没有收获. 所以, 有时候自认倒霉是明智的. 晚上我想了想, 算了, 做孙子吧. 把那个假包装的货按没包装或者二手的卖掉吧, 亏点都可以, 只是不想花时间和精力去等待去处理, 还要跟无良卖家无理取闹似的罗嗦, 减寿啊. 及时止损. 跟没信用的卖家交易算是倒霉, 如果花半个月去跟他纠缠, 那更倒霉! 我终于了解为什么很多人们会忍气吞声, 就算他们的利益受到侵犯. 因为没有便捷的渠道去维护他们的利益, 面对无尽的麻烦只能让人却步. 我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 我喜欢把麻烦尽快处理掉: 及时止损. 商家利用人们怕麻烦的心理, 做着没有良心的生意. 我觉得这挺高明的, 我恐怕永远也掌握不了.

每天跑步的原因

每天坚持跑步,只是为了让自己相信:我不是说大话的骗子。因为我要让自己相信我说的话,或者相信自己的决心。如果不真正的相信自己,前行的每一步都会变得异常的困难,或者根本没有前行的意识/动机。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自己给自己洗脑,我无所谓。洗脑不是件坏事,能给自己洗脑本身就是件很棒的事情。眼前有相信和不相信,我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相信,选择相信是我的选择。美好是种追求。 独住久了就习惯自己跟自己说话,我不会讥笑自己,不会讥笑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如果有梦想,就应该跟随梦想的指引,梦想会把我带到那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