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或者是不可避免的

我在想, 对不同的人, 是不是可以按不同的质量来做事在很多事情上, 我会认真的做到最好, 我是完美主义者 但如果别人没法欣赏, 你努力的结果不过是一堆废物这个难免会让人很伤心 所以, 是不是应该对不同欣赏水平的人做不同的事情呢我觉得是可以的, 不同的人确实有不同的质量要求 只是, 对我来说有点难我不习惯去敷衍, 何况还要在认真和敷衍之间来回切换再说, 我也不能去猜测别人的欣赏水平, 猜测终究是有问题的 或者, 伤心只是不可避免的

人的价值

又一次说起人的价值,我曾说过人的价值在于他的位置。让奥巴马去种地,他的价值不过几斗米几个猪几条鸡。他在美国总统之位,力盖全地球,一个电话就能影响几十亿人的幸福。 其实人们对于“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回答是在表明他们对自己位置的预期。我想成为一个企业家,我要有很多钱。我是穿到钱眼里了你可以这么认为,我并不想辩驳。钱可以让我们去做很多有价值的事情来。一个人可以捡饮料瓶来捐助他人; 另一个人可以捐5000万现金来帮助重建。钱什么时候都不是坏东西,从它出世到消亡,从来不会是坏东西。 钱,应该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爱情

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爱情. 因为我们自己的爱情我们也说不清楚; 我们还能如何去断定别人的爱情呢? 我们根本不了解那些我们认为是伟大的抑或是卑贱的别人的爱情. 我们容易觉得我们自己的爱情才是最纯真的, 而别人的爱情都掺杂各种功利和虚伪; 也许没错, 但我们也往往忽略了去理解我们自己的爱情, 纯真的后面堆着一砣砣功利, 只是我们深陷爱恋之中而无法意识到罢了, 剥去那些功利后, 这份爱情还能存活多久, 哦, 算了, 别那么肯定的回答. 人总是功利的活物而已. 我没看过 窝居 , 但我无意看到了一些人们对一些其中爱情的质疑.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爱情的公式, 什么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爱情, 什么样的是假的爱情. 或者人们容易认为如果一个女人爱一个很潦倒的男人和一个英俊的男子爱上一个欧巴桑才是爱吧, 女人爱一个有权有钱的男人和男人爱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那根本就不是爱, 这是人类的逻辑么. 就算不符合爱情的公式, 别人的幸福自己感受; 无端的认为别人不幸有时是出于一种嫉妒. 如果大家都觉得你很幸福因而你很幸福, 那你跟大家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没有的, 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能力很好的员工, 他的背叛后果很严重, 所以他的忠诚是最重要的一个无能的职员, 巴不得他背叛走人呢, 所以他能力的提高才是最重要 什么都重要, 感觉就像什么都不重要, 没人会去重视的不同的境况, 有不同的”最重要”, 短板的那块是最重要的 细节决定成败, 绝大多时候这句话是扯蛋+幼稚只有当细节是短板的时候, 这么说才有点意思, 能有那么多成为短板的细节么 要我说, 运气决定成败, 这句话才不会是扯蛋能力也罢, 远见也罢, 聪明或愚钝, 运气不好的人都下地狱了 运气足够好, 你是植物人都可以成功, 死了都还能赚钱呢, 其它都没那么重要运气不好的时候, 神仙也会大哭落泪, 但愿不是神仙在决定我们的命运 有人说, 小胜靠智, 大胜靠德而我说, 小成靠能, 大成靠运

房事

深圳, 房子, 你一定要狠狠的涨2万, 低了; 3万4万5万, 越高越好, 反正我不买 房事, 是大事, 也许我们都要为此劳累一生, 而我无此意拿出计算器来算算, 还是租房好, 租好点的房子都没关系 人生不该为那个不属于自己的房子奋斗说什么安全感, 买房子才没有安全感呢, 每月好几千, 要供二三十年 有个朋友, 前两年买的房, 月供七八千, 要供30年那真是个祸害啊, 吃钱的大窟窿, 何必干那样的傻事呢 人本该活得幸福点, 又苦又累不该成为我们一生的追求 有人说, 房子是给丈母娘买的, 觉得倒是有道理因为没有房子, 人家才不愿意当你的丈母娘呢, 爱情呢, 还是100万的房子重要 我跟他们说, 找个时间去新加坡过周末他们说, 你好会享受啊. 没什么倒是, 生活方式不一样而已 千儿八百块, 省下来终究也买不了房子, 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到处走走来的实际, 人生不一定要拥有那些实实在在的东西的 终究, 我总会很有钱的, 我是这样想的房子, 我终究是会买的, 买着玩儿 我不当房奴, 但投资房子是值得考虑的

关于跑步

算起来, 到深圳也快一个月了, 有4天没有跑步(有两天吃太饱了, 一天太晚了又被叫出去喝酒, 喝酒的第二天又闹肚子了). 跑步是我的一个习惯了, 说是锻炼身体倒不至于要天天坚持跑, 我也没有想成为运动员什么的, 就是跑步而已. 跑步对我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 一种生活状态, 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跑步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坚持: 坚持跑, 坚持跑完. 锻炼身体也许是坚持的一个副作用而已. 每天晚上10点到11点间, 我会放下所有的事情, 风雨无阻的出发(当然这几天还没下过雨, 但以后会有), 雷打不动. 跑步的过程也重在坚持, 坚持跑完全程, 爬坡跑到莲花山顶还是有点挑战性的, 不是体力的问题, 而是呼吸的调节问题, 憋住一口气, 保持好呼吸, 坚持信念, 就可以跑到山顶了. 有几次快到山顶的时候, 我很想停下来走上去了, 不过最后我都没有让自己那么做. 放弃比坚持容易得多. 在山里跑, 不觉得很累, 在平地上跑, 会让你容易累, 也不知道为什么. 在山里, 空气很好, 还有迷离的花香, 每次都可以深深呼吸. 我喜欢出汗的感觉, 不出汗, 就跑得不尽兴,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 在马路上跑, 容易累, 当然也不容易出汗, 有点半途而废的感觉. 我喜欢莲花山, 我喜欢莲花山公路. 当然, 我也喜欢跑步. […]

我们追求的是不平等

我们其实应该意识到, 我们追求的不是平等, 而是不平等追求平等不过是个假象, 我们渴望的还是不平等,优人一等的不平等 当我劣于你的时候, 我要求升级到和你一样, 这样我和你就平等了, 同时我也与原先和我平等的人优了一级; 当我和你平等的时候, 我就开始追求不平等了, 我得优你一级才好 平等是这个社会的公敌, 现实的平等不过是无可奈何的妥协因为, 不平等才是这个社会持续的动力, 也是保持平衡的要素 平等是劣人的呼声和统治者的策略, 对劣人来说平等是个”好处”, 而统治者也愿意给予这点实惠 优人不需要平等, 他更希望保持不平等如果我们可以优人一等, 我们有什么理由去降级成平等呢 如果不能高人一等, 平等倒是可以接受的

嘿, 请闭嘴

当我评论一组照片说照得不好的时候有人直接给我指出: 既然你不会拍照, 你就没资格来评论 以前也有人说起”没资格谈…”, 当然我也说了几句现在又有人对我说起”没资格评…”, 我相当的无语 这是什么鬼思维的作怪呢, 这是什么逻辑呢难道他就是独一无二的标准, 他就是人世间的规范, 真笑话了 我真想指着他的额头说: shut up, 或者用国语说: 你去死吧 不会画画的人也有资格来评价一副画好不好不会建筑的人也有资格去评价一栋房子漂不漂亮 评论的资格与生俱有的, 何时又被剥夺去了呢 和不会争论的人争论, 真的没意思: 要么攻击你人品, 要么无中生有说你没资格就是想从根本上说明你的评论是非法的无效的无理取闹的, 这招倒是厉害 他们都说, 照的好啊, 很棒; 而我说不好如果我也说好, 我相信我的人品不会被怀疑, 也毫无争议的有资格 问题在于, 照片真的是拍得不好, 我怎么能说它好呢

无惧的坚持

我是个容易引起争议的人, 只是因为我不想附和别人我发现人们并不在乎争议的问题本身, 而在于你的异见 对异见打压是种习惯, 也许人们也应该学会去倾听不一样的声音也应该习惯反对声音的存在 我是知道怎么去附和别人, 怎么样去弄得一团和气但有时候我就是不想那样去做, 我要表达我真正的观点 所有争议的最后, 对方会质疑我的人品, 认为我的人品有问题我早料到, 这是政治上常用的把戏: 如果能说明对手人品有问题, 他必败无疑 只是, 我无惧于此生活中有很多潜规程, 有的是需要去打破的

那就是我想要的

当我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时候, 我知道正在有钱流入我的帐号里这不错, 我对自己说, 这不就是我想要的么 我所需要做的, 就是让流量更大更多, 仅此而已渐渐的实现一些想法, 慢慢的改变一些自己对未来的看法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 也许人们不该有什么同情是命运让你去选择, 是命运把你带到要去的地方, 你要做的就是假装挣扎

我需要激情的人生

晚上经常去广场听街头乐队演唱, 我慢慢意识到, 唱歌最重要的不是唱者唱得对不对调和嗓音够不够迷人, 而在于他有没有投入激情, 或者他唱的是不是一首有激情的歌. 投入激情才能感染观众, 也才能感染观众的钱袋子. 我听过他们为某个特定观众的演唱, 其实是很糟糕, 应该是不拿手也没有投入热情. 唱歌最高境界我认为是那种”无我”的境界, 一种全情投入的表达, 意识不到自己或者观众的存在. 而我, 我也要激情的生活. 激情的去梦想, 激情的思考, 激情的工作, 激情的奔跑…全情去投入, 我要感染我自己, 或者也感染别人. 不想可怜自己.

我们都是赌徒

因为有很多可以选择, 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赌局 每次选择就是次下注(下或者不下, 或者下多少) 有人说不是的, 他的那些选择都是经过认真考虑而且也很有把握的 难道, 赌徒都没有认真考虑吗, 显然不是的, 再认真的赌徒仍然是赌徒 只是, 如果意外的结果我们无法承受, 再高的成功率也枉然 就像俄罗斯轮盘赌

如果我有套漂亮的厨具, 我自己做饭的兴致估计会高一些.就像如果你有套漂亮的衣服而更愿意出门一样. 如果你住在运动场旁边, 你运动的几率会不会多一些呢?如果你住在图书馆旁边, 你会不会经常去看书呢? 对我来讲, 答案不容置疑

No

他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唐寅 <桃花庵> 知我者, 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诗经·王风 黍离 这样说的话, 感觉比较贴切

oh yeah

有个朋友跟我说起他在同学聚会上曾说过的一句话: “我可能是咱同学间最穷的, 也可能是最富的, 但我绝对不可能是中间的“. 他说这也是他对我的看法. 他说, 你们同学里面, 很多都是小康之上的, 但没什么希望; 而你有可能成功, 也可能失败. 他说他看好我, 我说谢谢. 我不会忘记他今天曾说过这句话. — 关于租房子的事, 我更坚定的决定住在那片地方, 有时候环境对一个人来讲很重要. 虽然我不富裕, 但我仍然不想太计较这些钱.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体验, 也有不同的机会, 位置也是个投资. 如果省吃俭用就能活得更好, 那对我来讲没什么意义, 我宁愿一贫如洗. — 羽说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公司在6/7月份才公布上年度的财务报表了, 原来做财务确实很费神的. 今天费了大半天, 才理清了个大概. 我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够把财务这块更规范化, 不是为了符合什么标准, 而是为了不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搞清楚, 费时又费神.

将要离开

这次搬到深圳, 我希望能给我的人生带来一次跃升. 朋友曾跟我说, 只要你向前走, 机会总会扑面而来. 那时你要做的是怎样去选择机会以及你能选择什么机会. 我也一直相信, 机会从来就不曾缺过. 常听别人说, 现在就缺个机会, 他其实说的没错, 是缺少适合他的机会, 但从另一个角度去想, 没有什么机会是专门为他定制的并恭候他的到来的. 前几天有人跟我说, 趁还年轻, 想做就去做好了, 不能光想. 我觉得很有道理, 说不害怕失败的人我觉得他在胡扯, 但害怕是一回事, 要不要去面对是另一回事. 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的恐惧, 才是真勇敢, 如果没有恐惧, 何来勇敢呢? 想着前几次离开: 离开胜利, 离开东营, 离开成都, 离开昆明, 再次离开东营, 离开广州…我希望下次离开深圳的时候再也没有离开的感觉, 我希望地点会变得无足轻重.

我相信宿命

过去已成事实, 而未来却无法预知, 于是, 我相信宿命我不是悲观的有神论者, 只是因为无法了解生命的奥妙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个自然平衡的整体有生有死, 有结有离, 有富有穷, 有贵有贱, 有醒有醉… 总之, 有种力量在维持这个自然平衡, 以保证这个世界不会崩溃而我们对这种力量却无从得知, 确实是无比神秘 我曾有说, 命运不是用来改变的: 不是你改变了你的命运, 而是命运改变了你改变的只是你自己, 而你的命运还是原本的样子

痛苦和快乐是可以选择的

我慢慢的相信, 痛苦和快乐很多时候是可以选择的 因为那些让我们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不是与生俱来的着附在我们的身上或者脑海里, 大多时候, 不过是我们的想象力而已: 我们往往容易认为对怎样的事情我们是应该痛苦的, 而快乐却只是不经意间的感觉, 以至于无法意识到我们其实应该快乐. 很多时候, 是我们内心的想法让我们痛苦, 我们总以为别人伤害了我们, 是这样的想法让我们难受, 而不是别人的所作所为本身. 我曾有说过, 别人骂我是他们的事, 我生不生气是我的事. 也许大家都认为被骂就应该生气, 于是就生气. 记得有次和很多人在网上交锋, 有人看不下去了就跟我说, 说我破坏了我和那些人的关系, 我说我并没有破坏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是他们在破坏他们和我之间的关系. 这就像是说, 不是我要离开你, 而是你要离开我. 我相信大多时候我们并不刻意的要痛苦, 而是不自觉间就痛苦起来了, 但事实上大多时候让我们痛苦的是我们自己, 而非它物. 不应该想当然的认为那些事应该让我们痛苦, 这样就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烦恼.

2009-09-12

a我出门时总在包里放了一把破伞虽然就算下雨我可能也不用, 但我想与我同行的人也许会用 b我认为爱就在于付出, 就像父母对儿女的爱一样我的爱人, 我可以对她无怨无悔的付出, 就像对女儿一样 c漂亮的女人我都喜欢, 但能打动我的女人, 很少如果我爱上你, 那肯定不是因为你漂亮, 虽然就算你确实漂亮 是气质 d落魄的时候, 也要尽量保持生活的品质钱! 是的, 钱是个问题, 但品质只是品质 你没法去高档的健身房, 但你仍要坚持运动你无法吃精致的西餐, 但你仍然保持健康的身体 以前我离开某地的时候, 健身教练跟我说, 不管你到哪里, 你都应坚持运动是的, 我一直这样做 e稀饭?? 曾有人, 很稀奇的口气, 疑问我不不, 不是因为没米, 个人喜好而已, 个人喜好而已